长 城 抗 战 网
 | 网站首页 | 元良论抗战 | 二战索赔 | 特别关注 | 抗战烽火 | 重大战役 | 抗战将领 | 抗战史料 | 英烈永存 | 纪念文章 | 影音作品 | 长城论坛 | 后台管理 | 
用户名:
密码:

    2020年9月3日,抗战胜利75周年之际,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前往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向抗战英烈献花、鞠躬。

   2020年4月,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推荐安德馨、古北口七勇士、郝梦龄将军墓等为第三批国家级著名抗日英烈、英雄群体,抗战纪念设施。

   2020年4月5日,长城抗战网等四网站举行“无尚荣光 网祭抗战英烈忠魂”活动。

    2020年4月4日,长城抗战网深切哀悼抗击新冠肺炎牺牲烈士和罹难同胞。

    2020年1月10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公布榆关抗战中阵亡将士官兵名单。

    2019年12月13日,第六个国家公祭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再次呼吁建立南京保卫战殉国将士纪念碑。

    2019年10月,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参观重庆抗战遗址博物馆、重庆大学等地,搜集抗战史料。

    2019年9月3日,抗战胜利74周年之际,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建议全民族抗战胜利纪念日定为公共假日,以示庆贺。

    2019年8月,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前往内蒙古呼伦贝尔,参观世界海拉尔反法西斯纪念园。

    2019年7月6日,北京社会各界送别抗战老兵尤广才。

    2019年7月4日,承德长城抗战研究会在河北省承德成立。

    2019年6月29日,“不忘初心 纪念七七抗战爆发82周年”座谈会在京召开,长城抗战网主办。

    2019年6月17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看望百岁抗战老兵尤广才、101岁抗战老兵赵振英,送上长城抗战网文创扇子。

    2019年4月,傅作义将军长城抗战指挥所旧址在北京昌平肖村被发现。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呼吁妥善保护。

    2019年1月28日,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87周年纪念日之际,抗战将领后人呼吁复建南京玄武湖淞沪抗战纪念塔。

    2018年12月13日,长城抗战网主办的“京城祭 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81周年”活动在北京西城区长安志愿之家举行。

    2018年12月10日,第五个国家公祭日到来之际,长城抗战网等十网站发起“网祭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活动。

    2018年10月15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收到国家档案局回复,称其日前指出公布的《伟大胜利——中国受降档案》第二十集中山西区受降日期有误正确,进行修改。


抗日战争纪念网
建川博物馆聚落
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
抗战死难先辈祭奠堂
香山抗战名将纪念馆
关爱抗战老兵网
中国黄埔军校网
长城抗战将士纪念园
中国远征军网
918爱国网
抗日英烈纪念馆
喜峰口长城抗战纪念馆
关麟征将军网
更多链接...
  您当前位置 -> 重大战役  

                             喜峰口争夺战

            

                            宋哲元

    担负防守喜峰口的为国民党第29军。29军在长城的防务部署是从冷口往西直至马兰峪,全线300余里,包括了这一段的所有重要口隘,如喜峰口、罗文峪等。宋哲元虽为第3军团总指挥,但所辖只有一个29军。此时29军已扩编为3个师,序列是:军 长 宋哲元 、副军长 秦德纯、参谋长 张维藩、总参议 萧振赢

  第37师 师长 冯治安

  第109旅 旅长 赵登禹

  第110旅 旅长 王治邦

  第38师 师长 张自忠

  第112旅 旅长 黄维纲

  第113旅 旅长 佟泽光

  暂编第2师 师长 刘汝明

  第1旅 旅长 李金田

  该军扩编后兵力有所增加,但武器装备仍极为低劣。29军系冯玉祥旧部,1930年,冯玉祥、阎锡山与蒋介石大战中原,冯阎兵退,冯旧部退到山西阎锡山的地盘,冯玉祥宣布下野,后由张学良收编改番号为29军,军长宋哲元。少帅给了29军50万元大洋以后,29军的军饷、武器皆由自筹。29军开赴长城一线前,兵力约为22000多人。军队的待遇条件都比较差,军饷不足,因此29军的装备极劣,大都是汉阳造,老毛瑟枪,根本说不上有多少重武器。全军只有野炮、山炮10余门,重机枪不过百挺,轻机枪每连只有两挺。型号不一,弹药也不足。轻机枪,每连才能配备两挺,许多步枪的枪头没有刺刀。

  虽然29军的装备和待遇条件低劣,但是,这支部队有一批杰出的领兵将帅,把这样一支残破的军队训练成军纪严、战斗力强的勇敢部队,全军士气旺盛。西北军素有尚武之风,29军给每位士兵打一把大刀,并多制造一些手榴弹,以资弥补装备之不足。抡大刀,耍长矛,又拴上红缨,每个士兵背在背后倒也英武精神。当时29军客居晋东南一带,此地出产镔铁。传说关云长83斤重的青龙偃月刀就是镔铁大刀。现在冶金学没有镔铁品种,大概类似锋钢的一种。29军的大刀都是镔铁打成的,士兵们成了关公的“校刀手”,而就是这批“校刀手”,创造了震惊中外的喜峰口大捷。

宋哲元

  (1885~1940)字明轩,山东省乐陵县人,陆军上将。长城抗战时为第三军团总指挥兼29军军长。1930年随冯玉祥参加讨蒋的中原大战,失败后任29军军长。1932年8月任察哈尔省政府主席。1933年率部参加了长城抗战,为喜峰口方面主力军。侵略成性的日寇又出兵侵占我山海关,随即在空军配合下长驱直入我长城一线,宋哲元得令后立刻率领军队,奋勇投入
到抗击日寇的长城战役。从3月9日到4月13日,29军将士在喜峰口歼敌3000有余,于是一场时称“喜峰口血战大捷”的战绩轰动了全国。

  其实,29军军长宋哲元是在很不情愿的情况下奉张学良之令接受长城防御任务的。热河失守后,溃兵纷纷退到长城各关口。张学良震怒,在北平顺承王府召开军事会议,分配作战任务,宋子文等中央大员也参加了这次会议。张学良把热河地图铺在地板上,手执铅笔,勾画防线,当他画至冷口、喜峰口一线时,他抬头向宋哲元说:“明轩(宋哲元字),你把守这一线。”宋哲元却说:“我的兵力单薄,装备也差,担当不了这一线任务。”

  宋哲元的话确是真情,兵力单薄装备也差一点儿不假,但这话中还有别的意思。蒋、冯、阎中原大战,除了因为蒋介石以重金收买冯、阎将领等原因以外,主要还是张学良在关键时刻宣布支持蒋介石并将奉军调进关内,所以前嫌难消。那时冯玉祥残部退到晋东南以后,突然由张学良出面收编给29军的番号,但没有给地盘,没有地盘就是没有生计。山西人会理财,肥水岂能流到外人田。那时山西人是只进财不出财的。连同蒲线都是窄轨铁路,不同外面接轨,就是怕外面人进来。宋哲元在山西占着地盘养兵,阎锡山就会经常做噩梦,难免挤对宋哲元,宋哲元受了多少窝囊气是显而易见的。后来宋哲元带着29军离开山西的时候,都是夜行军,为什么?因为他们穿得形如乞丐,装备貌似土匪,怕吓着老百姓。

  中原大战对宋哲元是一次大的教训,内战只能给国家带来灾难,给老百姓带来痛苦,所以在29军建军之初,宋哲元就提出养兵是为了保卫国家,枪口不对内的口号。当时冯玉祥也住在山西。蒋介石对29军总是怀有戒心,几次想调29军南下“剿共”,均未实现。宋哲元一再向张学良表示誓雪国耻的决心。大概挚诚所至,感动了张学良。当时日本人已经占领东三省,热河省、察哈尔省已是前线。热河是汤玉麟把守,察哈尔防守薄弱。张学良极力推荐宋哲元。1932年8月17日中央政治会议通过由宋哲元任察哈尔省主席。察哈尔省北接蒙古,东邻热河,仅有16个县,是个地广人稀,偏僻闭塞的苦寒地区。不管怎样,29军总算有个落脚的地方了。29军主力驻山西阳泉、平定、昔阳一带,一部由宋哲元带赴张家口。从1932年9月进驻察哈尔,到1933年1月10日调往北平以东,不到半年的时间。平东长城一线吃紧,可是察北沿线虽然日军没有重大行动,但须注意防守。把29军由察哈尔调到平东长城沿线,不能不让人怀疑有夺走29军地盘,借日本人之手消灭29军的意图。所以宋哲元才对张学良有以上的表示。张学良百般慰抚,宋哲元只得服从。

  3月4日承德失陷后,29军奉命赴冷口策应万福麟部作战。不料,29军正行进中,万福麟部已败退至喜峰口附近。鉴于敌情变化,华北当局改变计划,令29军迅速赶赴喜峰口阻敌,冷口防务交商震部接替。宋哲元即命赵登禹率109旅先头出发,其余各部跟进。

 




        版权所有 邮箱:1213918@sina.com


京ICP备1000340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878




净化网络环境,遵守国家法律。空间服务商-诺凡科技wangzhan8.com技术支持-投诉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