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 城 抗 战 网
 | 网站首页 | 元良论抗战 | 二战索赔 | 特别关注 | 抗战烽火 | 重大战役 | 抗战将领 | 抗战史料 | 英烈永存 | 纪念文章 | 影音作品 | 长城论坛 | 后台管理 | 
用户名:
密码:

    2020年9月3日,抗战胜利75周年之际,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前往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向抗战英烈献花、鞠躬。

   2020年4月,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推荐安德馨、古北口七勇士、郝梦龄将军墓等为第三批国家级著名抗日英烈、英雄群体,抗战纪念设施。

   2020年4月5日,长城抗战网等四网站举行“无尚荣光 网祭抗战英烈忠魂”活动。

    2020年4月4日,长城抗战网深切哀悼抗击新冠肺炎牺牲烈士和罹难同胞。

    2020年1月10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公布榆关抗战中阵亡将士官兵名单。

    2019年12月13日,第六个国家公祭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再次呼吁建立南京保卫战殉国将士纪念碑。

    2019年10月,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参观重庆抗战遗址博物馆、重庆大学等地,搜集抗战史料。

    2019年9月3日,抗战胜利74周年之际,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建议全民族抗战胜利纪念日定为公共假日,以示庆贺。

    2019年8月,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前往内蒙古呼伦贝尔,参观世界海拉尔反法西斯纪念园。

    2019年7月6日,北京社会各界送别抗战老兵尤广才。

    2019年7月4日,承德长城抗战研究会在河北省承德成立。

    2019年6月29日,“不忘初心 纪念七七抗战爆发82周年”座谈会在京召开,长城抗战网主办。

    2019年6月17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看望百岁抗战老兵尤广才、101岁抗战老兵赵振英,送上长城抗战网文创扇子。

    2019年4月,傅作义将军长城抗战指挥所旧址在北京昌平肖村被发现。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呼吁妥善保护。

    2019年1月28日,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87周年纪念日之际,抗战将领后人呼吁复建南京玄武湖淞沪抗战纪念塔。

    2018年12月13日,长城抗战网主办的“京城祭 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81周年”活动在北京西城区长安志愿之家举行。

    2018年12月10日,第五个国家公祭日到来之际,长城抗战网等十网站发起“网祭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活动。

    2018年10月15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收到国家档案局回复,称其日前指出公布的《伟大胜利——中国受降档案》第二十集中山西区受降日期有误正确,进行修改。


抗日战争纪念网
建川博物馆聚落
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
抗战死难先辈祭奠堂
香山抗战名将纪念馆
关爱抗战老兵网
中国黄埔军校网
长城抗战将士纪念园
中国远征军网
918爱国网
抗日英烈纪念馆
喜峰口长城抗战纪念馆
关麟征将军网
更多链接...
  您当前位置 -> 重大战役  

                          赵登禹夜袭日军

                      

                              赵登禹

       血战两日,29军损失兵力两个团。赵登禹旅长在前线召开团长会议,说:“现在我们仅仅与强敌对战两日夜,已损失两个团的精华,我全军共有10个团,照此下去,只能与敌对战10日。我决心绕攻喜峰口敌人后方,与敌人拼个你死我活!”

  且说赵登禹把自己的想法上报给师长冯治安、军长宋哲元。师长、军长都支持他的想法。此时,已经是3月11日了。赵登禹把阵地交给他部,把火炮、重机枪、驮马、乘马一概留下。士兵轻装准备沿山腰小路,兵出潘家口。

  是夜,皓月如镜,风清夜静,塞上初春寒意逼人。昨日落的雪已经在地面上结了冰,山嶷之上白雪皑皑。

  赵登禹在白天的战斗中腿部受了轻伤,这次夜袭他仍要求带队。兵分两路,赵旅长带一队走山口外弧,董升堂团长带一队人走山口内弧,两队轻兵在当地百姓的引导下,沿着樵夫打柴的羊肠盘道,斩荆断棘出了潘家口。

  出潘家口约行数里,便是日军骑兵宿营地。满街的敌兵正在鼾睡,董升堂团长带兵冲入,手榴弹轰轰隆隆在敌宿营地爆炸。接着士兵挥舞大刀冲入,如砍瓜切菜,杀得敌人措手不及。

  赵登禹部也已经得手,冲进敌人特种兵宿营地。日军有条军规:凡在战场宿营一律不准脱衣。因长期以来日军从未受到中国军队的袭击,纪律松弛,此时都脱下大衣蒙头而睡,赵登禹率部冲到眼前,他们未及清醒已经身首异处。腿脚快的,慌忙逃走。敌阵地一片狼藉。中国军队夺获大炮数门、坦克车数辆、辎重粮秣堆积如山。

  此时天已破晓,驻老婆山的敌人看见火光听到杀声,知道有变,驰来应援。两军又相混战。我佟泽光部援军又到,将敌人击退。赵登禹旅长见战利品无法带回,决定炸毁大炮坦克,烧辎重粮秣,原路退回关内。

  此役,毙敌甚众,击死敌大佐级指挥官1名。中国军队也伤亡很重,官长阵亡者计团副胡重鲁、营长苏东元,连长2人。受伤者团副1人,营长2人。

  37师在冯治安师长的带领下,陆续到了离喜峰口30里的三屯营。

  赵登禹旅长站到长城之上,向前后望去。后面是刚刚厮杀过的战场,尸横有百余具。向前望去,是缓缓的山坡,敌人陈兵山脚之下,火力射程之外。再看手下的士兵,挂花的在吭吭地裹伤,没有负伤的经过整夜的混战拼杀也已很疲劳。

  虽然士气旺盛,也再经不起凌晨以后必然发生的恶战。

  事实证明赵旅长的担心不无道理,刚才进攻的只是敌先头部队,约400余人。其向喜峰口进犯的主力部队还在后面。当29军37师的特务营赶到喜峰口时,天色已昏黑,该营战士只能迎着猛烈炮火,伏在洼地上进行仰攻,战斗很艰难,营长在率部夺取高地时中弹阵亡,战士前仆后继。显然,要夺回高地不能硬拼,要靠巧攻。特务营的战士运用包抄战术,从喜峰口的两侧向日军展开猛攻,经过山上、山下几场激战,终于夺回了高地,暂时压住了敌人的嚣张气焰,稳定了口上的战局。何基沣将军及时向驻三屯营的师部报告战局。师部要求把前沿指挥所设在滦阳城,在喜峰口南约20里处。军长宋哲元从蓟县来电话询问前方战况,指示:“一定要坚守喜峰口”,并下令派赵登禹、王治邦、佟泽光三个旅前去增援,任命赵登禹为前线指挥。

  赵登禹将军是山东菏泽杜庄乡赵家楼村人,1898年出生在一个贫苦农民家中,只念过两年私塾就被迫辍学。他少年时期曾与兄长一起拜师习武,学得一身武艺。刀枪拳棒样样精通。为了寻求出路,1914年,从家乡步行到古城潼关,在那里投奔冯玉祥的第16混合旅当一名士兵。所在连的连长是著名抗日将领佟麟阁将军。佟带兵有方,赵登禹受到严格的军事训练。在战士中他表现很突出,耍刀、舞拳技艺超群,受到冯玉祥的器重,将他调到身边当贴身护卫。有一次在湖南常德练兵时,遇到了一只老虎出山,武艺高强的赵登禹勇敢地同其他战士一起打死这只老虎,并在老虎即将断气时骑在老虎背上照了一张像,冯玉祥在赵登禹这张英姿勃勃的照片上签了名,还题了字:“民国七年的打虎英雄。”

      赵登禹跟随冯玉祥多年,不止一次地表现了自己的勇敢和非凡的才能。1921年,冯玉祥任陕西督军,赵登禹曾赤手空拳生擒冯玉祥一个叫郭坚的仇敌,此人在当地是地方武装的首领,在武艺上是颇有名气的。另一次是在甘肃,对付兰州地区的一个著名拳师。这人在甘肃一带为非作歹,大伙儿称他为土皇帝李长清。在一次宴会上,赵登禹装扮成传令兵悄悄溜入宴席上,寻得有利时机,猛地一脚将李踢倒,使冯玉祥部下赢得时间,全副武
装的手枪队冲入了宴会厅,将李部全部军官缴了械。

赵登禹于3月9日晚赶到前线,立即来到阵地查看形势、分析敌情,命令217团扼守正面阵地,让218团的一个营从左侧出击,派另一营出击右侧并向日军的后方迂回突袭。

  9日午后,赵登禹率109旅抵达喜峰口。日军亦源源增兵,双方展开激烈遭遇战。经过两天连朝接夕的交战,中国军队虽然顶住了日军的攻势,却未能克复孟子岭高地,处境仍然被动。张自忠感到这样与敌人硬拼消耗终非善策,于是同冯治安、赵登禹商议,决定组织大刀队对日军实施大规模夜袭。

  10日的凌晨1点钟左右,天色朦胧,29军战士身背亮闪闪的大刀,悄悄地摸到日军的营地内。酣睡未醒的日军万万没有想到,就在睡梦中竟会大刀横脖,把他们送上了西天。日军自从侵占我东北以来,没有遇到什么大的抵抗,所以骄纵万分,夜间睡觉都脱掉衣服,卸下装备,放松戒备,这次突袭使他们乱作一团,不及举枪只得抱头鼠窜。经过数小时的战斗,砍杀日军数以百计,夺回机枪十余挺,烧毁日军接济车十余辆。带着胜利的喜悦,夜袭队的战士们返回了自己的营地。




        版权所有 邮箱:1213918@sina.com


京ICP备1000340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878




净化网络环境,遵守国家法律。空间服务商-诺凡科技wangzhan8.com技术支持-投诉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