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 城 抗 战 网
 | 网站首页 | 元良论抗战 | 二战索赔 | 特别关注 | 抗战烽火 | 重大战役 | 抗战将领 | 抗战史料 | 英烈永存 | 纪念文章 | 影音作品 | 长城论坛 | 后台管理 | 
用户名:
密码:

    2020年9月3日,抗战胜利75周年之际,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前往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向抗战英烈献花、鞠躬。

   2020年4月,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推荐安德馨、古北口七勇士、郝梦龄将军墓等为第三批国家级著名抗日英烈、英雄群体,抗战纪念设施。

   2020年4月5日,长城抗战网等四网站举行“无尚荣光 网祭抗战英烈忠魂”活动。

    2020年4月4日,长城抗战网深切哀悼抗击新冠肺炎牺牲烈士和罹难同胞。

    2020年1月10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公布榆关抗战中阵亡将士官兵名单。

    2019年12月13日,第六个国家公祭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再次呼吁建立南京保卫战殉国将士纪念碑。

    2019年10月,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参观重庆抗战遗址博物馆、重庆大学等地,搜集抗战史料。

    2019年9月3日,抗战胜利74周年之际,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建议全民族抗战胜利纪念日定为公共假日,以示庆贺。

    2019年8月,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前往内蒙古呼伦贝尔,参观世界海拉尔反法西斯纪念园。

    2019年7月6日,北京社会各界送别抗战老兵尤广才。

    2019年7月4日,承德长城抗战研究会在河北省承德成立。

    2019年6月29日,“不忘初心 纪念七七抗战爆发82周年”座谈会在京召开,长城抗战网主办。

    2019年6月17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看望百岁抗战老兵尤广才、101岁抗战老兵赵振英,送上长城抗战网文创扇子。

    2019年4月,傅作义将军长城抗战指挥所旧址在北京昌平肖村被发现。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呼吁妥善保护。

    2019年1月28日,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87周年纪念日之际,抗战将领后人呼吁复建南京玄武湖淞沪抗战纪念塔。

    2018年12月13日,长城抗战网主办的“京城祭 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81周年”活动在北京西城区长安志愿之家举行。

    2018年12月10日,第五个国家公祭日到来之际,长城抗战网等十网站发起“网祭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活动。

    2018年10月15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收到国家档案局回复,称其日前指出公布的《伟大胜利——中国受降档案》第二十集中山西区受降日期有误正确,进行修改。


抗日战争纪念网
建川博物馆聚落
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
抗战死难先辈祭奠堂
香山抗战名将纪念馆
关爱抗战老兵网
中国黄埔军校网
长城抗战将士纪念园
中国远征军网
918爱国网
抗日英烈纪念馆
喜峰口长城抗战纪念馆
关麟征将军网
更多链接...
  您当前位置 -> 重大战役  

                               激战中的激战-古北口战役

            

                            在古北口抗敌的国民革命军第二师

     密云县古北口是长城重要关口之一,由国民革命军第二师、二十五师、八十三师防守。长城抗战爆发后,3月10日,日军开始大举进攻古北口,守军进行了顽强抵抗,激战三昼夜,使日军遭到自侵入热河以来从未有过的严重损失,伤亡不下2000人。12日,中国军队后援不继被迫撤出古北口,转移至南天门阵地。4月16日,日军又向南天门阵地发起进攻,中国军队苦战至5月10日,虽给日军以严重杀伤,终因伤亡巨大又无后援,逐步失利,5月10日,日军攻占南天门阵地,13日攻陷石匣,中国守军奉命撤离密云,历时两个月的古北口战役结束。

   日军主力第八师团全部及骑兵第三旅气势汹汹地向北平东北大门古北口扑来。面对几乎武装到牙齿的日军,驻守在古北口的东北军六十七军寡不敌众,节节败退,形势万分危急。
    
    国难当头,匹夫有责。十七军爱国将士怀着疆场报国的决心,以高昂的士气,日夜兼程奔赴前线。先头部队第二十五师于3月4日凌晨4时便赶到了古北口。此时的古北口,形势岌岌可危:拥有优势兵力和武器装备的日军已兵临古北口关下,正准备全力进攻,守卫古北口的东北军已全部退人口内。在这种形势下,二十五师不顾疲劳,立即占领古北口南城东西两侧高地,修筑工事,准备迎头痛击来犯之敌。

  二十五师赶到刚刚3个小时,日军便对古北口发动了进攻。敌机成群结队飞来,对我方阵地狂轰滥炸,成串的炮弹落向城头、山沟,炸得城崩岩裂,树断石飞。中国军队的阵地被吞噬在一片浓烟烈火之中,士兵伤亡极大。尽管如此,他们也没有后撤一步,并且击退了日军步兵在炮火掩护下的试探性进攻。
   
   11日天刚破晓,日机又结队飞来,继续轰炸中方阵地。接着,大炮小炮齐鸣,成吨的炮弹倾泻而下,霎时,我方阵地又笼罩在一片硝烟之中。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日军发起了全线总攻。面对漫山遍野涌来的日军,中国守军沉着应战,放日军到达前沿时,骤然开火,机枪步枪手榴弹织成一道火网罩向敌群,顿时,日军人仰马翻,狼狈不堪。但是,日军异常凶顽,一片倒下去,另一片又涌上来。战至上午10时,日军侥幸得手,东北军防守的正面阵地被突破。更加猖狂的日军又集中主力攻击我方右翼的防守要地龙儿峪。在此阵地上,十七军第二十五师一四五团受敌两翼夹攻,形势危急,但面对强敌,战士们坚守不退。团长王润波虽身负重伤,仍顽强指挥战斗,直至牺牲。日军用炮火切断了龙儿峪与旅、师指挥部的通道和电话线路,使中方无法增援。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师长关麟征亲自率领特务连和一四九团增援,途中与日军遭遇,双方短兵相接,混战在一起。关师长身先士卒,率部冲锋,被手雷炸伤五处,满身淌血,仍大呼杀敌。经过反复激烈的搏斗,终于打退日军,恢复了与龙儿峪阵地的联系,稳住了右翼防线。
   
    古北口左右两翼阵地的攻防战仍在激烈的进行。二十五师官兵在代师长杜聿明(关麟征师长返回北平疗伤)指挥下,以寡敌众,浴血奋战,顽强坚守着每一个阵地。12日,他们又连续击退了日军3次大规模进攻。战至中午,由于伤亡过大,古北口城又被日军装甲车突入,只得且战且退,撤出古北口,南移至南天门阵地。当时,一四五团派出的一个军士哨因没接到撤退命令,7名士兵携带一挺轻机枪依然据守在一座小山头上,封锁着日军前进的必经之路。日军以数百人的兵力反复强攻,每一次都被7名勇士击退。日军前后伤亡100余人,而7勇士巍然屹立,恼羞成怒的日军,动用飞机、大炮反复轰击。小小的山头几乎被削平,阵地成为一片火海,硝烟呛得他们喘不上气,烈火烧着了他们的发肤,但这7名壮士紧握机枪,没有后退半步,直至全部牺牲。这种血战到底的精神也使敌人不得不表示敬佩,最后将他们的尸骨合葬在一起,题为"支那七勇士之墓"。
   
   日军经过3日苦战,虽然攻克了古北口,但为此付出了伤亡2000余人的代价,日军心有余悸地称之为"激战中的激战"。经此一战,日军傲气大消,再不敢轻敌冒进,只得大量增加兵力,积蓄力量,准备进攻南天门。而我方二十五师也伤亡4000余人,急需休整,遂由刚刚赶到的第二师接替防守南天门阵地。双方都在为下一步战斗调整兵力,战场上出现了暂时的平静。
   
   4月21日,日军对南天门阵地的进攻开始了。一连数日,日方飞机、大炮交替轰击,南天门一线被炸得遍地焦土,到处浓烟滚滚,烈焰飞腾。在极强火力掩护下,日军步兵骑兵坦克倾潮出动,轮番猛冲。而我第二师官兵在师长黄杰率领下,冒着日军密集的炮火,凭借有利地形有效地杀伤敌人,一次次将蜂拥而至的敌人杀退,未丢一寸土地。南天门中央四二一高地是日军进攻的重点,扼守高地的六旅十一团拼死血战,构成了一道无坚不摧的血肉堡垒,日军付出惨重代价仍无济于事,索性于25日集中全部炮火对高地实施空前猛烈的报复性轰击。从清晨到黄昏,无数炮弹连续不断地倾泻到高地上。高地被削掉了一层又一层,许多战士血光四溅,但没有一个人退却。第二师连续血战5昼夜,伤亡甚大,遂于25日夜间由第八十三师接替战斗。八十三师又顽强坚守3日,用血肉之躯顶住了日军全力进攻。28日,由于阵地所有工事尽被摧毁,八十三师才不得不放弃南天门,撤至以南600米处预备阵地。日军也因人员、弹药消耗过大,停止了进攻,战场再次暂时平静下来。
    
   5月10日,日军重新对南天门以南中方阵地发起猛攻。十七军以剩余的全部兵力投入拼死抗击,又与日军鏖战5个昼夜,终因寡不敌众而全线崩溃,14日被迫全部撤离密云。日军15日占领密云县城,而后迅速推进,直逼北平近郊,迫使南京政府于5月31 日与日本签订了《塘沽协定》。

   古北口抗战,将士们的英勇抗日,使民众看到了中国的希望,激励着千千万万的中国人走上抗日救国战场,用民族之魂和血肉之躯筑起坚不可摧的新长城。




        版权所有 邮箱:1213918@sina.com


京ICP备1000340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878




净化网络环境,遵守国家法律。空间服务商-诺凡科技wangzhan8.com技术支持-投诉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