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 城 抗 战 网
 | 网站首页 | 元良论抗战 | 二战索赔 | 特别关注 | 抗战烽火 | 重大战役 | 抗战将领 | 抗战史料 | 英烈永存 | 纪念文章 | 影音作品 | 长城论坛 | 后台管理 | 
用户名:
密码:

    2020年9月3日,抗战胜利75周年之际,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前往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向抗战英烈献花、鞠躬。

   2020年4月,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推荐安德馨、古北口七勇士、郝梦龄将军墓等为第三批国家级著名抗日英烈、英雄群体,抗战纪念设施。

   2020年4月5日,长城抗战网等四网站举行“无尚荣光 网祭抗战英烈忠魂”活动。

    2020年4月4日,长城抗战网深切哀悼抗击新冠肺炎牺牲烈士和罹难同胞。

    2020年1月10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公布榆关抗战中阵亡将士官兵名单。

    2019年12月13日,第六个国家公祭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再次呼吁建立南京保卫战殉国将士纪念碑。

    2019年10月,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参观重庆抗战遗址博物馆、重庆大学等地,搜集抗战史料。

    2019年9月3日,抗战胜利74周年之际,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建议全民族抗战胜利纪念日定为公共假日,以示庆贺。

    2019年8月,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前往内蒙古呼伦贝尔,参观世界海拉尔反法西斯纪念园。

    2019年7月6日,北京社会各界送别抗战老兵尤广才。

    2019年7月4日,承德长城抗战研究会在河北省承德成立。

    2019年6月29日,“不忘初心 纪念七七抗战爆发82周年”座谈会在京召开,长城抗战网主办。

    2019年6月17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看望百岁抗战老兵尤广才、101岁抗战老兵赵振英,送上长城抗战网文创扇子。

    2019年4月,傅作义将军长城抗战指挥所旧址在北京昌平肖村被发现。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呼吁妥善保护。

    2019年1月28日,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87周年纪念日之际,抗战将领后人呼吁复建南京玄武湖淞沪抗战纪念塔。

    2018年12月13日,长城抗战网主办的“京城祭 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81周年”活动在北京西城区长安志愿之家举行。

    2018年12月10日,第五个国家公祭日到来之际,长城抗战网等十网站发起“网祭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活动。

    2018年10月15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收到国家档案局回复,称其日前指出公布的《伟大胜利——中国受降档案》第二十集中山西区受降日期有误正确,进行修改。


抗日战争纪念网
建川博物馆聚落
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
抗战死难先辈祭奠堂
香山抗战名将纪念馆
关爱抗战老兵网
中国黄埔军校网
长城抗战将士纪念园
中国远征军网
918爱国网
抗日英烈纪念馆
喜峰口长城抗战纪念馆
关麟征将军网
更多链接...
  您当前位置 -> 英烈永存  

  华北军第五十九军抗日阵亡将士公墓纪念碑

   位于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海拉尔大街公主府公园内,始建于1933年10月,1982年由呼市人民政府拨款重新修葺。

  1933年5月23日,在距当时北平60余里的怀柔县附近,傅作义将军指挥华北军第7军团第59军将士,与侵华日军主力展开了一场激战。在这一战役中,中国方面阵亡367人。同年9月,傅作义将军派人从当时的战场上将其中203位烈士遗体装殓入棺,运回呼和浩特,并修建公墓。公墓建纪念堂一所和纪念碑一座,纪念碑高约12米,呈三棱柱形,碑的正面有傅作义将军题写的碑名“华北军第五十九军抗日阵亡将士公墓纪念碑”。碑的下首嵌有一块石碑,上面刻有碑文。碑文由胡适撰文,钱玄同书丹,简述了59军将士顽强杀敌的英雄气概,歌颂了将士们为国捐躯的丰功伟绩。碑的另两面,刻着阵亡将士的名字。

      附:碑文

       中华民国二十二年三月,日本军队侵占了热河,全国大都震动。从三月初旬,我国的军队在长城一带抗敌作战,曾有过几次很光荣的奋战,其间如哲元部在喜峰口的苦战,如徐廷瑶军关麟征、黄杰两师的中央军队在古北口南天门一带十余日的血战,都是天下皆知的。但这种最悲壮的牺牲终于不能抵抗敌人最新最猛烈的武器。五月十二日以后,东路我军全退却了,北路我军苦战三昼夜之后,也退到了密云。五月二十一、二两日,北平以北的中央军队,都奉命退到故都附近集中。二十二日夜,北平政务整理委员会委员长黄郛开始与敌方商议停战。五月二十三日的早晨四时,当我国代表接受了一个城下之盟的早晨,离北平六十余里的怀柔县附近正开始一场最壮烈的血战。这一战从上午四时直打到下午七时,一千多个中国健儿用他们的血洗去了那天的城下之盟的部份的耻辱。在怀柔作战的我方军队,是华北军第七军团第五十九军,总指挥即是民国十六年北伐战争以孤军守涿县八十八日的傅作义军长。他们本奉命守张家口。四月二十九日,他们奉令开到昌平待命增援,令下之日全军欢呼出发,用每小时二十里的跑步赶赴阵地。五月一日全部到达昌平,仅走了二十四小时。五月十五日,第五十九军奉令开到怀柔以西,在怀柔西北高地经石厂至高各庄的线上构筑阵地。十七日复奉令用主力在此阵地后方三十余里的半壁店,稷山营的线上构筑主阵地。他们不顾敌军人数两倍的众多,也不顾敌军武器百倍的精利,他们在敌军飞机的侦察轰炸之下,不分昼夜赶筑他们的阵地,他们决心要在这最后一线的前进阵地上,用他们的血染中华民族历史的一页。二十三日天将明时,敌军用侵华主力的第八十师团的铃木旅团的川田旅团的福田支队,向怀柔正面攻击。又用铃木旅团的早田联队作大规模的迂回,绕道袭击我军的后方。正面敌军用重野炮三十门,飞机十五架,自晨至午不断的轰炸,我方官兵因工事的坚固,士气的镇定,始终保持着高地的阵地。那绕道来袭的早田联队也被我军拦击,损失很大。我军所埋的地雷杀敌也不少。我军的隐蔽工事仅留二寸见方的枪孔,必须等到敌人接近,然后伏枪伏炮齐击,用手掷弹投炸。凡敌人的长处到此都失了效用。敌军无法前进,只能向我高地阵地,作极猛烈的轰炸。有一次敌军笪×中队攻进了我右方的阵地,终被我军大力迎击,把阵地夺回。我军虽无必胜之念,而人人具必死之心。有全连被敌炮和飞机集中炸死五分之四,而阵地屹然未动的,有袒臂跳出战壕肉搏杀敌的,有携带十几个手掷弹,伏在外壕里一人独立杀敌几十个的。到了下午,他们接到北平军分会的命令,因停战协定已定局,令他们撤退到高丽营后方,但他们正在酣战中势不能遽行撤退,而那个国耻的消息,又正使他们留恋这一个最后抗敌的机会,直到下午七时,战势渐入沉寂状态,我军才开始向高丽营撤退,敌军也没有追击。次日,大阪朝日新闻的从军记者观察我军的高地阵地,电传彼国,曾说:“敌人所筑的俄国式阵地,实有相当的价值,且在坚硬的岩石中掘成良好的战壕,殊令人惊叹!”又云:“看他们战壕中的遗尸,其中有不过十六、七岁的,也有很象学生的,青年人的热狂可以想见了。”怀柔之一战,第五十九军战死的官和兵共三六七人,受伤的共四八四人(当时查出的)。五月三十一日停战协定在塘沽签字后,第五十九军开至昌平集结。凡本军战死官兵未及运回的,都由军部雇本地人民就地掩埋,暗树标志。六月全军奉命开回绥远复员。九月怀柔日军撤退后,傅将军派人备棺木、敛衣,到作战地带寻得官兵遗骸二百零三具,全数运回绥远,绥远人民把他们葬在城北大青山下,建立抗日战死将士公墓,并且闢为公园,垂为永久的纪念。公墓将成,我因傅作义将军的嘱托,叙述怀柔战役的经过,作为纪念碑文,并作铭曰:

      “这里长眠的是三百六十七个中国好男子!
        他们把他们的生命献给了他们的祖国,
        我们和我们的子孙来这里凭吊敬礼的,
        要想想我们应该用什么报答他们的血!”




        版权所有 邮箱:1213918@sina.com


京ICP备1000340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878




净化网络环境,遵守国家法律。空间服务商-诺凡科技wangzhan8.com技术支持-投诉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