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 城 抗 战 网
 | 网站首页 | 元良论抗战 | 二战索赔 | 特别关注 | 抗战烽火 | 重大战役 | 抗战将领 | 抗战史料 | 英烈永存 | 纪念文章 | 影音作品 | 长城论坛 | 后台管理 | 
用户名:
密码:

    2020年9月3日,抗战胜利75周年之际,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前往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向抗战英烈献花、鞠躬。

   2020年4月,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推荐安德馨、古北口七勇士、郝梦龄将军墓等为第三批国家级著名抗日英烈、英雄群体,抗战纪念设施。

   2020年4月5日,长城抗战网等四网站举行“无尚荣光 网祭抗战英烈忠魂”活动。

    2020年4月4日,长城抗战网深切哀悼抗击新冠肺炎牺牲烈士和罹难同胞。

    2020年1月10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公布榆关抗战中阵亡将士官兵名单。

    2019年12月13日,第六个国家公祭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再次呼吁建立南京保卫战殉国将士纪念碑。

    2019年10月,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参观重庆抗战遗址博物馆、重庆大学等地,搜集抗战史料。

    2019年9月3日,抗战胜利74周年之际,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建议全民族抗战胜利纪念日定为公共假日,以示庆贺。

    2019年8月,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前往内蒙古呼伦贝尔,参观世界海拉尔反法西斯纪念园。

    2019年7月6日,北京社会各界送别抗战老兵尤广才。

    2019年7月4日,承德长城抗战研究会在河北省承德成立。

    2019年6月29日,“不忘初心 纪念七七抗战爆发82周年”座谈会在京召开,长城抗战网主办。

    2019年6月17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看望百岁抗战老兵尤广才、101岁抗战老兵赵振英,送上长城抗战网文创扇子。

    2019年4月,傅作义将军长城抗战指挥所旧址在北京昌平肖村被发现。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呼吁妥善保护。

    2019年1月28日,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87周年纪念日之际,抗战将领后人呼吁复建南京玄武湖淞沪抗战纪念塔。

    2018年12月13日,长城抗战网主办的“京城祭 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81周年”活动在北京西城区长安志愿之家举行。

    2018年12月10日,第五个国家公祭日到来之际,长城抗战网等十网站发起“网祭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活动。

    2018年10月15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收到国家档案局回复,称其日前指出公布的《伟大胜利——中国受降档案》第二十集中山西区受降日期有误正确,进行修改。


抗日战争纪念网
建川博物馆聚落
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
抗战死难先辈祭奠堂
香山抗战名将纪念馆
关爱抗战老兵网
中国黄埔军校网
长城抗战将士纪念园
中国远征军网
918爱国网
抗日英烈纪念馆
喜峰口长城抗战纪念馆
关麟征将军网
更多链接...
  您当前位置 -> 影音作品  

        日本关东军占领东北三省,1932年3月又在东三省炮制了一个傀儡政权“满洲国”,把臭名昭著的末代皇帝溥仪扶上执政的宝座,同时秣马厉兵,向长城东端的“天下第一关”——山海关攻击。
  
  山海关是万里长城的起点,依山傍海,是华北通向东北的咽喉,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山海关是一座历史名城,造型美观的建筑比比皆是,是一个著名的旅游胜地。东北军撤到山海关后,南京政府将华北地区的防务交给了张学良。但是,此时的张学良整天如坐针毡。自“九·一八”事变以后,北平各界爱国人士和青年学生,不断派代表去见张学良,要求他出兵抗日,收复东北失地,劝他不要做一个留下千古骂名的逃跑将军。面对民众的谴责,张学良声泪俱下,诉说着自己的苦衷:“我是冤枉的,我们东北军自归南京政府领导后,军队的重大军事行动,包括作战训练等事宜,都要报请蒋委员长批准。在这件事上,我是听命中央的,我本人身不由己啊。如果中央批准我抵抗,我手中有步兵、空军、海军,实力比关东军强几倍,肯定不会让日本人占领沈阳、吉林、黑龙江的,更不会让日本人占领锦州,逼近山海关。请诸位谅解我的苦衷,我正在总结教训,给民众一个交待。”
  
  为了给张学良一个下台阶的机会,代表们恳切地对他说:“张将军,既然你已知错,我们请你从现在起,拿出实际行动来改错,如果有明显的抗战行动,说明你有改错的决心,我们对你的诺言将拭目以待。”
  
  蒋介石要张学良负责华北的防务,又要他避免与日军冲突,以免扩大战事。而广大民众却要他积极抗战。这与蒋介石的要求很不一致,张学良为顺应民众的要求,将防守山海关的重任交给了他的亲信第九旅旅长何柱国。他说:“民众要抗战,我也要收复东北失地,而蒋委员长却不让我们与日军发生冲突,这个矛盾不太好处理。但是,你无论如何要守住山海关,不让日军越雷池一步;又不能与日军面对面地打,以免扩大矛盾。具体的做法是否这样,”张学良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何柱国,“你对日军要不卑不亢,妥善应付。对长城以外的敌人要采取敌视态度,对根据《辛丑条约》驻扎在山海关内秦皇岛的日军要区别看待……”
  
  张学良还没说完,何柱国便诉起苦来,他不迭声地说:“这我办不到,办不到的。这个矛盾我无法处理,既要守住山海关,又不能同日军发生冲突,既不能打,又不能和,也不能走。日本人能让我立足山海关吗?”
  
  张学良摇摇头说:“我知道你有困难,要想在南京政府的不抵抗政策下当一名响当当的抗日军人,怎么会没有一点困难呢?办法总会有的,而且是人想出来的,这要靠你努力了。”
  
  何柱国望了望张学良,叹了口气。之后,为了加强山海关的防务,张学良下令成立了临永警备司令部,何柱国兼司令。辖区为临榆、抚宁、昌黎、迁安、芦龙五县和都山等地域,并将驻扎在这一地区的步兵第二十旅、骑兵第三旅、炮兵第七旅第十五团的炮兵营和工兵第七营等部,统一划归何柱国指挥。
  
  调整部署后,何柱国对坚守山海关的信心增加了许多。他根据山海关的地形,将近四个旅的兵力按梯次布置,一个团驻山海关警戒,主力在北戴河一线机动。一旦打起来,一个团先行阻击,其余部队迅速四面包围,逐个歼灭。
  
  何柱国的对手是秦榆守备队队长落合正次。落合正次带着随员在山海关对面的山上观察了好几天,感到山海关地形易守难攻,而且何柱国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如果强攻,必然要付出代价。落合正次想到了洮辽镇守使张海鹏,他认为,如果何柱国能像张海鹏一样投靠关东军,他们就可不费一枪一弹占领山海关,并由此浩浩荡荡占领华北地区。于是,他设计了一个完善的诱降方案。
  
  11月8日上午,太阳一露面,从秦榆方向开来一辆日军吉普车。车子在山海关城门口来了个急刹车。从车上跳下一位胖军官,此人正是落合正次。落合正次对守卫城楼的哨兵很有礼貌地说:“我是关东军秦榆守务队队长,有要事拜访你们何司令。”
  
  哨兵正眼看了看他,立马去报告。不久,他就跑下城楼,给落合正次打开了城门。落合正次的车子进了城,转眼到了何柱国的司令部门口,何柱国正站在门口迎接他。落合正次下车后,就像遇到了朋友一样,堆着满脸的笑容与何柱国握手问好,十分亲热地说:“不用介绍,你就是那个才华横溢、又有杰出指挥能力的何柱国将军了,幸会,幸会啊!”
  
  何柱国用不卑不亢的口吻说:“敝人是何柱国,你过奖了,我的才华平平,指挥能力更是平平。”
  
  落合正次是个“中国通”,会说一口流利的中国话。来之前,他翻阅了很多关于何柱国的资料,对他的情况了如指掌。听了何柱国的回答,他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笑着说:“过谦,过谦,何司令的大名我早就如雷贯耳。”
  
  “是吗?”何柱国漫不经心地随口问了一句。
  
  “你不信?”落合正次津津乐道地说,“何司令是广西人,高中没毕业就投笔从戎,在保定军校深造后又到大日本陆军士官学校读书。其实,我与何司令也算是同学呢。我们只不过不是一个班的,你在日本留学的成绩是班里第一名,记得毕业大会上,校长向你颁发了一把军刀作为奖励,你不会忘记了吧?那军刀一定随身携带着吧?”
  
  对于落合正次拉家常似地与何柱国套近乎,何柱国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他清楚落合正次不请自来的拜访,绝不会安什么好心。他没有回答落合正次的问话,转到了正题:“落合正次将军,不知道你今天来有何贵干,总不会是来和我这位素不相识的人叙什么旧的吧?”
  
  “无事不登三宝殿,何司令是个聪明人嘛!”落合正次一边笑着说,一边跨进了司令部的大门,进了屋。
  
  双方落座,落合正次开始了正题。他仍旧微笑着,却让何柱国有一种笑里藏刀的感觉。他说:“何将军,听说在你的指挥下,打了许多胜仗,何司令也有个常胜将军的美称。我想,如果何将军在我们关东军中,肯定前途无量……”
  
  何柱国立刻明白了落合正次的真正来意,打断了他的话说:“不知谁在胡说八道,竟然传到了将军的耳中。往卑人脸上贴金的话,你可不能相信。”
  
  “何司令不要太谦虚了,”落合正次一本正经起来,他四下看了看,眼神里表现出此地说话不妥的神情。何柱国挥了挥手,屋里的侍从和卫士们都无声地退了出去。
  
  屋里只剩下两个人了,落合正次这才神色郑重地说:“何将军,这次我来这里,不是为别的事,是专门为你的事来的。”
  
  “为我?”何柱国一脸不明白的样子说,“我和你有什么关系,会让你操心?”
  
  落合正次将凳子向何柱国那边移了移,低声地说:“我们关东军的高级参谋坂垣征四郎是你在日本留学时的同学,他托我来向你捎个话,他说他对你一直十分敬佩。他还说,蒋介石对东北军不信任,张学良的日子很难过啊。皇军在半年内攻占南京是不容怀疑的。将军如能认清大势,与皇军亲密合作,那你的前途必定大有可为,用你们中国话说,就是鹏程万里啊!”
  
  何柱国心里轻蔑地一笑,却不动声色地望着落合正次,似乎在用心地听着。落合正次觉得有门了,接着说:“你如果答应投靠我们关东军,我为你物色一位漂亮的日本姑娘做你的小老婆,你觉得如何?”
  
  “太感谢你了,”何柱国笑了起来,说,“真是一幅动人的图画,将军真是太关心敝人了。这样吧,日本姑娘嘛,就免了,日本姑娘和中国姑娘没什么两样。至于那个问题嘛……”何柱国想了想说,“谢谢你的关心,这事来得太突然,它关系到我的人生转折,关系到我的前途,你让我考虑几天再说如何?”
  
  “可以,可以!”落合正次见何柱国没有完全拒绝,心中十分高兴,他提醒何柱国说,“你可以考虑几天,不过,我劝将军不要牵肠挂肚太多,要有果断作风,快点给我回话。”
  
  何柱国点头说:“你放心,我会尽快给你答复。”
  
  落合正次出门前,又反复叮咛说:“将军如肯与皇军合作,整个华北就让将军自治,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至于你的部队供给,皇军可以统统包下来,立马给你预付200万,你看怎么样?另外,你有什么要求尽管开口,我们会尽最大力量满足你的。”
  
  “条件不错。”何柱国说,“不过,事关重大,我还是要考虑考虑。”
  
  送走了这位不速之客,何柱国回到了屋内,脑子活动开了,日本人想收买自己,作他们的汉奸,真是狗眼看人低,这令他十分气愤。可是,如何处理好这个问题,他必须请示张学良才可定论。因此,他决定利用落合正次给他的几天时间,到北平去向张学良汇报。于是,他立即坐上吉普车,赶到北平。张学良听了他的报告,指示他一方面采取应付拖延的办法,一方面要做好对付日军进攻的准备。张学良还提醒他:“落合正次一定会采取软硬兼施的办法,你一定要沉着应付。”
  
  何柱国返回部队,刚下车,副官就向他报告说,日军在山海关的城墙下摆了几十辆坦克和30门大炮,限令何柱国在两小时内答复是否投靠日军。
  
  何柱国见日本鬼子迫不及待逼自己就范,兵临城下,到了图穷匕首见的危急关口,他立即电报报告张学良这一新情况,张学良回电:“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为了民族的利益,要坚决抵抗关东军的挑战,无须多虑。”他告诉何柱国,已下令向长城一线调兵。
  
  这天,张学良召开了紧急会议,做出了向长城增兵的部署,万福麟的第二十九旅、三十旅,缪澄流的第十六旅向界岭口以北推进;商震的第三十二军开赴滦河一线;宋哲元的第二十九军开赴喜峰口;王以哲的第七旅开赴古北口,决心在长城一线与关东军作战。
  
  关东军从驻北平的特务机关得到张学良向长城增兵的情报,估计何柱国不可能投降。1933年元旦的晚上,关东军开始炮击山海关南门。何柱国听到炮弹的爆炸声,赶到南门,对守军第六二六团官兵们进行动员,要他们做到人在城在,要与山海关共存亡。六二六团的官兵们都是东北的子弟兵,对日军占领家乡东北极为痛恨,个个向何柱国宣誓,一定要与日军血战到底。
  
  日军炮击半小时后,以为城门上的守军已被炸死,便由日军秦榆守备队儿玉中尉率领25个士兵,架梯爬城。守军第一营营长安德馨率领两个连官兵奋勇抵抗。当日军爬到半截时,被他们以雨点般的子弹和手榴弹击中,纷纷跌下云梯,儿玉和25个士兵全部上了西天。
  
  第二天上午,营长安德馨举着负伤的胳膊,声音嘶哑地高喊道:“弟兄们,敌人不会甘心失败的,他们必然要来报复。我们一定要坚守城门,决不让敌人进一步。男儿为何参军?男儿报国在今朝!现在正是要用我们的生命捍卫祖国领土的时刻,我们一定要狠狠地打击小日本!”
  
  官兵们在他的激励下,群情激昂,齐声应道:“我们愿与长官生死与共,打退敌人,保住城门!”
  
  不一会儿,黄乎乎的一大片,日军开始进攻了。他们逼近城门时,一个胖军官拿着喇叭筒喊道:“何柱国和东北军官兵们,你们不是皇军的对手,想抵抗只有死路一条。现在给你们三分钟时间,过了时间不回话,皇军就要开炮了!”
  
  安营长接过一名士兵的步枪,对着那个胖军官就是一枪,胖军官应声倒下。日军被激怒了,像一头头红了眼的狼,号叫着开始炮击。一发发炮弹飞上了城门。炮轰过后,步兵发起了攻城,近百名鬼子用木梯攀登,中国守军沉着还击,鬼子登城未果。中午时刻,日军第八师团第四旅团6000多人,由铃木少将指挥继续攻城,不到五分钟,五架日军飞机也飞来助战了。飞机向城头城内投下了几十枚炸弹。顿时,山海关上空烟雾弥漫,城内城头上火光冲天,枪炮声不绝,守军寸步不让,坚决还击。一些刚爬上城头的鬼子,被子弹击中后仰面摔下梯子。敌人一波一波地向城头上涌,都被守军用刺刀挑了下去。激战50分钟,城墙边堆起了敌人如山的尸体。
  
  两天的交战,敌人摸清了守军的兵力不多,重武器很少,第三天上午便集中了40门大炮,炮轰南门和东南角。大炮整整发射了一小时,城东角被轰塌了一个大豁子,数百名日军从豁口处蜂拥而入。守军与鬼子展开巷战。安营长身先士卒,同敌肉搏,不幸头部中弹,倒在路边。士兵们急忙跑过来救护。他挥着手说:“别管我,男儿报国在今朝,你们有一口气就要打到底!”
  
  安营长战死,石世安团长组织了几次反击,二、三、四、五连连长均已牺牲。敌人有飞机、坦克、军舰助战,守军只有一个团的步兵,敌我力量悬殊。下午5时,守军只剩下十几个人了。石团长见待援无望,率12个士兵冲出北水门,退往安民寨,找到了何柱国,山海关随即沦入敌手。
  
  战后,何柱国派人统计战果,第六二六团以伤亡1000余人的代价击毙日军500余人。东北军虽然在山海关之战中战败,但在中国抗战史上,却写下了浓重的一笔,他们以无畏无惧的精神,与山河同在的气概,揭开了长城抗战的序幕,振奋了民族精神。更可贵的是,这一幕惊天地、泣鬼神的抗战序战,是在蒋介石不许抵抗的背景下发生的。

       节选自胡兆才《国民党正面抗日战场:血战》


                                        




        版权所有 邮箱:1213918@sina.com


京ICP备1000340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878




净化网络环境,遵守国家法律。空间服务商-诺凡科技wangzhan8.com技术支持-投诉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