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 城 抗 战 网
 | 网站首页 | 元良论抗战 | 二战索赔 | 特别关注 | 抗战烽火 | 重大战役 | 抗战将领 | 抗战史料 | 英烈永存 | 纪念文章 | 影音作品 | 长城论坛 | 后台管理 | 
用户名:
密码:

    2020年1月10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公布榆关抗战中阵亡将士官兵名单。

    2019年12月13日,第六个国家公祭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再次呼吁建立南京保卫战殉国将士纪念碑。

    2019年10月,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参观重庆抗战遗址博物馆、重庆大学等地,搜集抗战史料。

    2019年9月3日,抗战胜利74周年之际,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建议全民族抗战胜利纪念日定为公共假日,以示庆贺。

    2019年8月,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前往内蒙古呼伦贝尔,参观世界海拉尔反法西斯纪念园。

    2019年7月6日,北京社会各界送别抗战老兵尤广才。

    2019年7月4日,承德长城抗战研究会在河北省承德成立。

    2019年6月29日,“不忘初心 纪念七七抗战爆发82周年”座谈会在京召开,长城抗战网主办。

    2019年6月17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看望百岁抗战老兵尤广才、101岁抗战老兵赵振英,送上长城抗战网文创扇子。

    2019年4月,傅作义将军长城抗战指挥所旧址在北京昌平肖村被发现。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呼吁妥善保护。

    2019年1月28日,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87周年纪念日之际,抗战将领后人呼吁复建南京玄武湖淞沪抗战纪念塔。

    2018年12月13日,长城抗战网主办的“京城祭 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81周年”活动在北京西城区长安志愿之家举行。

    2018年12月10日,第五个国家公祭日到来之际,长城抗战网等十网站发起“网祭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活动。

    2018年10月15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收到国家档案局回复,称其日前指出公布的《伟大胜利——中国受降档案》第二十集中山西区受降日期有误正确,进行修改。

    2018年9月11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前往国家文化和旅游部信访办,就故宫博物院三年未落实太和殿受降史实说明牌进行信访。

    2018年8月,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深入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搜集史料着手编著《全民族抗战人物志》

    2018年6月30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在云南大理宣讲七七事变为何应改为七七抗战,呼吁人们纪念七七抗战81周年。

    2018年6月15日,明清档案专家、清史专家,研究馆员,著名保钓学者鞠德源先生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举行。中国民间保钓联合会会长童增、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等前来哀悼送别。

   2018年5月26日,戴安澜将军殉国76周年纪念日。戴安澜将军之子戴澄东、南京民间抗战博物馆馆长吴先斌、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一行赴安徽芜湖祭扫戴安澜将军墓。

   2018年2月26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提出:“精日”者实为崇拜法西斯分子,须立法惩治。日前,两青年穿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抗战遗址留影,有识之士纷纷予以谴责。

   2018年1月6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提出:中国战区侵华日军投降签字仪式旧址应向公众开放,弘扬荣光。  


抗日战争纪念网
建川博物馆聚落
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
抗战死难先辈祭奠堂
赵尚志将军网站
香山抗战名将纪念馆
关爱抗战老兵网
中国黄埔军校网
长城抗战将士纪念园
中国远征军网
中国918爱国网
抗日英烈纪念馆
古北口
喜峰口长城抗战纪念馆
关麟征将军网
更多链接...
  您当前位置 -> 影音作品  

       3月11日,蒋介石任命他的亲信何应钦接替了张学良的职务,担任国民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委员长。有的史学家说,“九·一八”事变后,蒋介石是故意对张学良下达不抵抗的命令,让日军长驱直入,接连占领了东北和热河,然后再将“不抵抗”的罪名栽在张学良的身上,逼其下野,达到吞并东北军的目的。事实是怎样的呢?
  
  何应钦受蒋介石之命,接管了东北军后,把原来东北军缩编成四个军,由于学忠、万福麟、何柱国、王以哲分别担任军长。何应钦觉得日军进攻的势头很猛,光靠原来的东北军是不行的,便与南京政府多次协商,增调一部分西北军。于是,驻山西的西北军宋哲元部调到了北平以东,何应钦任命宋哲元为第二十九军军长兼华北第三军团总指挥。这样,长城一线就有了七八个军的力量。但是,何应钦思来想去还觉得兵力不足,还怕顶不住日军的进攻,如果自己丢掉了华北,一定会受到全国舆论的谴责,自己到时就成了张学良第二。因此,他接连给蒋介石发出五份求援电报,另外又给社会名流胡适、丁文江、翁文灏等发电报求援。社会名流们又不带兵,发电报给他们有何作用?何应钦此举有他的动机,他知道这些名流虽不带兵,但他们有很高的地位和知名度,说话有人听,嘴巴子厉害,会造舆论。发电报给他们,一定会对自己有好处。果然,三位名流接电后,致电蒋介石:热河丢失,决非汉卿(张学良字)一人之责。不战再失华北,对内对外中央难逃罪责。
  
  蒋介石这下坐不住了,本来决定调第十七军的第二师、第二十五师北上,留下第八十三师南下江西“剿共”的,这时不得不命令第八十三师也北上抗日,同时还命令第二十六军也北上。
  
  奉命北上的部队陆续到齐后,何应钦组建了两个军团,制定了长城抗战部署,具体为:商震指挥第三十二军,守卫东边的界岭口、冷口一线;宋哲元指挥第二十九军,担任中部的喜峰口、马兰峪、罗文峪一线的防守任务;杨杰指挥第八军团拱卫北平,并以主力前出南天门、古北口方向;傅作义指挥第七军团,担任察东、察南的任务。
  
  日军攻占热河后,马不停蹄地逼近长城。
  
  雄伟险奇、气势磅礴的万里长城,经战国时代和秦始皇时代多次整修,更加高大坚固,一直是历代帝王阻挡外来侵略者侵略的军事屏障。在冷兵器时代,敌人要进攻长城,的确很不容易。但是,到了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有了飞机、大炮和坦克,这道牢不可破的万里长城就很难阻挡敌人的步伐。
  
  日军逼近长城后,略作准备,就集中兵力,从冷口、喜峰口、古北口三个方向,对驻守长城的一线中国军队发起了猛烈的进攻。日军混合第十四旅团是一支擅长攻坚的部队,他们进攻到喜峰口,却碰到了硬钉子。在这里担任阻击任务的是号称“西北虎”的第二十九军。
  
  第二十九军原来是冯玉祥的西北军。1930年中原大战,冯玉祥战败,西北军的一些零散部队退到了山西,经张学良整编,组成了第二十九军。由宋哲元任军长,下辖第三十七师、第三十八师、暂编第二师共三个师。第三十七师师长冯治安,辖两个旅,旅长是赵登禹和王治邦;第三十八师师长张自忠,辖三个旅,旅长是佟泽光、黄维纲和张人杰;暂编第二师师长由副军长刘汝明兼任,实力主要是李金田一个旅。这些军长、师长、旅长都是冯玉祥的老部下,是冯玉祥一手提拔、培养起来的,他们带兵都继承了西北军刻苦练兵的传统。在宋哲元等人提出的“枪口不对内”的口号下,经过两年的刻苦训练,这支部队已经有了相当的规模和战斗力。虽然他们武器窳劣,主要枪支是“汉阳造”、老毛瑟枪和自己兵工厂制造的土造枪,大炮很少,全军只有野炮、山炮十几门,重机枪不过百挺,轻机枪每连仅有两挺,步枪上没有刺刀,因为自己制造不了,只好利用老西北军的特点,打了些大刀,发给士兵使用。再说,蒋介石又歧视这支部队,认为他们是“杂牌军”,在军械、给养、薪饷上都无法与“中央军”同日而语,而且相差甚远。但是,他们的吃苦耐劳精神、顽强战斗作风和军纪,许多“中央军”部队都是无法与他们相比的。同时,从西北军到第二十九军,平时练兵都以日本为“假想敌”。所以,当他们奉命从山西调往冀东,准备防守华北前线对日作战时,全体官兵的爱国热情高昂、士气旺盛。全军开往华北前线的约有1.5万人马,张人杰旅留驻山西。
  
  日寇侵占承德后,第二十九军奉北平军分会之命,立即开赴长城喜峰口、罗文峪、马兰峪一线,抵御日军的进攻。
  
  第二十九军军部从蓟县进驻遵化,宋哲元军长命令第三十七师第一一○旅旅长何基沣率两个骑兵营先期出发,第三十七师和第三十八师随后前进。何基沣旅长奉命后,将两营士兵集合起来训话,他大声地说:“弟兄们,国家多难,日寇侵凌,我辈是受人民养育深恩的军人,现在正是杀敌报国之时。好男儿当以死报国,笑卧沙场,何惧马革裹尸还!战死者光荣,偷生者耻辱!弟兄们,出发!”
  
  队伍快速向前,静悄悄地没有一人说笑。马蹄过处,泥渍四溅,路边的人们闹不清这支似急雷迅电似的行军队伍为何走得这么急。他们日夜兼程,于3月8日来到了喜峰口长城脚下。
  
  喜峰口是条宽宽的谷口。长城从东西两边蜿蜒而来,扼住这个咽喉。谷口向南北延伸,是一条可并排走两个人的小路。
  
  何基沣把部队安顿好后,副师长刘自珍骑马赶到了,他对何基沣说:“据军部刚发来的通报,说敌人离喜峰口只有30里路,估计两个多小时后就会到这里,冯师长要我通知你,及早做好战斗准备。”
  
  “我们先看看地形再说吧。”何基沣说着,同刘自珍一起登上了长城,四下察看着。
  
  喜峰口虽然地形险要,易守难攻,但这时的季节还像冬季似的,光秃秃的长城,既无大树又无杂草,不便于隐蔽。居高临下虽然占着优势,却也有着容易暴露目标的弱点,这对守军来说是不利的。
  
  刘自珍说:“敌人离这里不远了,我们也来不及挖工事隐蔽了。我们只能根据这种地形,扬长避短。我的意见是长城上不能作为阵地,把兵力放在喜峰口的两侧高地,你看如何?”他手指长城外的不大不小的山说,“我们只有利用那些弯弯曲曲的小山了。”
  
  “我赞成你的想法,”何基沣说,“各个山口都要有兵力,防止敌人乘虚而入。”
  
  天有不测风云,3月的万里长城突然下起了大雪。大雪纷飞,寒风呼啸,二十九军的主力冒雪顶风,向长城一线开进。先行一步的三十七师特务营一个个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地出现在喜峰口时,一枚炮弹飞来,在特务营不远的地方爆炸了。何基沣举起望远镜观察,见大约有2000余名鬼子,在12辆装甲车的掩护下,蚁拥蜂簇般地向喜峰口以北的孟子岭进攻。此时二十九军主力还没到达喜峰口,特务营与敌人战斗不到半小时,日军就占领了孟子岭山头。何基沣来到特务营,站在巨石上,大声地对官兵们说:“弟兄们,你们看到了吧,鬼子占领了我们的国土,国家多难,民族多难。吾辈是受人民养育的军人。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现在正是报效祖国的光荣时刻!”他一挥手,果断地说,“弟兄们,鬼子就在前面,你不消灭他们,他们就会消灭我们,是死是生,在此一举,弟兄们,冲啊!”
  
  营长王宝良举着手枪,吼叫道:“一连攻打西侧山头,二、三连跟我来!”说毕,直奔东侧山头。特务营官兵热血沸腾,斗志昂扬,分两股投入激烈的战斗。
  
  “哒哒哒!”鬼子见到中国军队冲过来,用机枪疯狂地扫射,子弹如泼水似的朝特务营倾泻,整个山头如火山爆发,浓烟滚滚,烈火熊熊。有的士兵被子弹击中,倒在血泊中,有的士兵贴着地皮向前爬行。何基沣见不少士兵爬到了靠近敌人阵地的地方,便大声喊道:“弟兄们,向敌人指挥旗进攻。”
  
  士兵们拔出背后的大刀,吼叫着冲入敌阵,与敌人展开肉搏。敌人指挥旗被砍倒,许多敌人被大刀劈死,鬼子自入侵中国,还未见过如此英勇的中国军队,吓得纷纷溃退,特务营完全控制了孟子岭高地。
  
  10分钟后,敌人的第二梯队在炮火支援下发起了攻击。尤其400名敌骑兵弃马跑步向特务营冲来。特务营伤亡越来越多,王营长不幸中弹身亡。
  
  下午4时,日军凭借优势兵力,重新占领了孟子岭。何基沣和勤务兵也被敌人包围了。在这关键时刻,第三十七师一○九旅二一七团团长王长海率领本团官兵及时赶到了。王长海见到这种危急形势,拔出手枪,大声喊道:“一营和三营跟我上,打不垮敌人,别活着回来!”
  
  王长海率领的两个营如旋风般直扑主峰,他们的喊杀声在山谷中回响,如雷如电,阵阵滚动。幸存的特务营官兵们见自己的大部队来了,激动得热泪盈眶,参加了反击的队伍。他们如猛虎下山,与敌人展开白刃战,战斗拉锯似的几上几下,双方反复争夺。五次冲锋都未能成功,何基沣要王长海改变战术,由正面攻击改为两翼包围,并要求士兵们打近战,使用大刀和手榴弹。二一七团按照何基沣的命令,调整部署后,从两翼发起反击。官兵们的喊杀声惊天动地,日军拼命抵抗,双方杀得不分胜负。何基沣见状,又命令王长海把预备队二营调上去。手持大刀的二营接到命令冲了上去,一鼓作气扑向敌人。敌人的队伍终于被打乱,有的当场毙命,有的躺在地上装死,有的向后逃跑。
  
  二一七团抓紧间隙时间休整,准备新的恶战。何基沣来到前沿二一七团阵地,了解伤亡情况。王团长向他报告说:“连长刘世昌腿部受重伤,司务长赵克修、排长侯风鸣牺牲,一营长石振昌受重伤,士兵伤亡560人。”
  
  何基沣说:“伤亡虽然很大,但后续部队正在路上,你们必须顶住,再坚持五个小时,军长就会带领后续部队赶到。”他问王长海有没有信心。
  
  王长海说:“狗日的小日本休想从我这里闯进长城一步!请何长官放心。”
  
  王团长卷起袖子,举着手枪,对坐在地上休息的士兵们说:“弟兄们,坚持就是胜利,跟我冲啊!”
  
  他收起手枪,举起大刀,率先冲入敌阵。
  
  两小时后,赵登禹的第一○九旅二一八团及时赶到了,他们马不停蹄冲了上去,同王长海的二一七团一起,将敌人堵住,双方在山坡上展开肉搏。
  
  何基沣在望远镜中看到敌人占领了东北阵地,大声呼喊道:“预备队全部上来,跟我一起冲!”
  
  在何基沣的带领下,预备队官兵们冲上去了。夜幕降临时,二十九军官兵越战越勇。日军害怕近战,更害怕夜战,不得不吹起收兵号退了下去。何基沣指挥部队迅速占领了几个山头的制高点。
  
  晚上,累了一天的官兵连饭都没吃,就躺在地上睡着了。何基沣判断敌人不甘心失败,第二天一定会再次进攻。于是,他奔走在各个山头,大声喊道:“弟兄们,现在不是高枕无忧 的时候,赶快起来修筑工事,准备明天的战斗!”
  
  官兵们忍着极度的疲劳,摇摇晃晃地起来修筑工事。一直干到后半夜,才轮流睡觉。第二天太阳刚刚升起,赵登禹的一○九旅官兵就赶来了。何基沣向赵介绍了战斗情况及敌情后,两个人又研究了作战计划。新到的部队刚刚进入阵地,敌人在坦克的掩护下就冲了上来。敌人的攻势如海浪,一波接着一波向我阵地上涌,加上鬼子的喊叫声,仿佛阵阵海潮。赵登禹刚到,看到何基沣一脸疲劳,他勇挑重担,要求何基沣及他的部队暂时休息,战斗由他指挥。
  
  敌人靠近阵地了,赵登禹一声令下,一○九旅的全体官兵们跃出堑壕,展开反击。战斗打响后,何基沣及他的部队却像烟瘾犯了,个个争着冲锋。何基沣引部队抄山路转到敌人背后,突然向敌人猛烈开火。敌人腹背受击,惊慌不安,乱了阵脚,四处逃散。赵登禹指挥部队追杀逃敌,追了一段路后,怕中敌人埋伏,收兵结束了战斗。
  
  第三天,即到了3月10日,第二十九军三十七师王治邦的一一○旅风雨兼程,赶到了喜峰口。赵登禹同何基沣、王治邦研究敌情,认为敌人的进攻方向可能因我喜峰口兵力增加而停止对喜峰口的进攻。他们分析觉得,敌人的进攻方向可能有三:第一是向白台子转移;第二是向蔡家峪转移;第三是声东击西,将我军的注意力转移到白台子、蔡家峪后,再大规模地进攻喜峰口。根据这三种可能,他们决定主力仍留在喜峰口,同时向白台子、蔡家峪方向转移一部分兵力进行阻击。
  
  赵登禹命令二一八团一营出击白台子,二营出击蔡家峪。两支部队接到命令,连夜出发,半夜赶到目的地,此时,敌人正在帐篷内呼呼大睡。中国军队突然发起攻击,并烧毁了敌人15辆卡车,一排排手榴弹在帐篷内爆炸,大部分敌人在梦中做了死鬼,活着的如惊弓之鸟,东蹿西跳,纷纷逃命。一直战斗至拂晓时分,枪声渐稀,两支部队迅速撤回到喜峰口。
  
  日军见蔡家峪、白台子无隙可钻,于3月11日集中兵力重新向喜峰口猛攻。清晨,天地之间笼罩在雪雾之中。只见敌人阵地上空升起了三颗红色信号弹,接着传来了一声声撼天震地的巨响,敌人开始火炮进攻了。二十九军阵地上顿时如炒豆子似的,一声接一声地爆炸开了。15分钟后,敌人开始集团冲锋。这时,赵登禹也指挥炮兵还击,炮弹在敌群中爆炸,炸得鬼子如稻草人似地被抛向空中,又重重地摔了下来。许多红了眼的敌人不理会大炮,在浓烈的滚滚硝烟中号叫着向中国军队冲来。赵登禹见敌人很快就要接近自己部队的阵地了,便下令停止炮击,命令部队跃出堑壕反击。数千名官兵杀向敌人,两军相撞,互相厮杀,杀得天昏地暗,地动山摇。几处高地几经得失,肉搏战达数十次之多。
  
  赵登禹也像士兵们一样,举着大刀逢敌便砍,见敌就杀。官兵们在他的带领下,顽强冲杀,敌人渐渐不支,只好退了下去。
  
  赵登禹派人到各团统计战果,敌人死亡700人,二十九军伤亡400余人。
  
  傍晚,赵登禹命令部队好好睡一觉,准备迎接第二天的残酷战斗。王长海团长向赵登禹建议,发挥近战、夜战特长,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派一支部队乘夜色掩护,出击敌人的营地。
  
  赵登禹十分赞成这个建议,他说:“对,晚上绕到敌人背后,杀他个措手不及!”他问何基沣有什么意见。
  
  何基沣考虑后说:“敌人武器精良,又有飞机、坦克助战,我军的大刀片有利有弊,这样靠大刀大白天拼下去,我们用不了几天就会拼光,我同意王团长的建议。”
  
  赵登禹归纳了大家的意见,然后用电报方式向宋哲元军长作了报告,宋哲元很快回电,表示同意夜袭方案。
  
  赵登禹立即作出决定:
  
  1.长城之线如久被敌占,则敌将占有利地形优势。
  
  2.因敌居高临下,凡我出击,并各阵地均受威胁及瞰制之厉害。
  
  3.决计遵照宋军长命令,乘敌之疲劳不备,趁夜由其两翼袭其侧背。
  
  4.拟以赵登禹旅一部出潘家口,绕敌右侧背;佟泽光旅一部出铁门关抄敌左后方;王旅坚固占领正面阵地并相机出击以为牵制。
  
  5.以夜12时行动。
  
  赵登禹和何基沣研究了夜袭的具体方案,经过动员和充分准备后,赵登禹到各部队对战斗任务及战斗纪律作了详细交代,要求他们速战速决。
  
  晚上8时整,王治邦的第一一○旅戴守义团赶到喜峰口,接替了第一○九旅王长海团的喜峰口及孩儿岭之线的正面防地。
  
  黑夜如墨,而且前几天下的雪刚刚融化就结了冰,官兵们走在冰上十分吃力,不时有人滑倒。凌晨4点,他们爬过了摩天岭,抵达蔡家峪。这是个小集镇,房屋少,八九百个鬼子都驻扎在帐篷内。他们除了两三个哨兵外,统统进入了梦乡,呼噜声此起彼伏。
  
  官兵们悄悄地干掉了哨兵,直扑帐篷里的敌人。在阵阵枪声、爆炸声中,鬼子被炸得鬼哭狼嚎。这些日本鬼子万万没有想到半夜会有中国军队来收拾他们,等他们明白过来,已成了刀下之鬼。
  
  副营长过家芳举着大刀,冲进一个小寺庙内,一连砍死了15个鬼子,还夺得敌大佐的自卫手枪和行军图囊,捡得日军长城一带兵力配备详图,上面标着日军的进攻路线及具体进攻时间。
  
  驻老婆山的日军见蔡家峪、白台子一带爆炸声不绝,火光冲天,知道那里发生了战斗,300多鬼子分乘12辆卡车,赶去支援。因为夜色墨黑,分不清敌我,只知道朝有火光的地方开枪,混战至拂晓,赵登禹命令部队打扫战场和统计战果,共歼灭敌人700余人,破坏敌人大炮18门,缴获轻重机关枪21挺。在这次战斗中,中国军队伤亡600余人。
  
  从9日下午至15日,第二十九军在喜峰口连续战斗七昼夜,守住了阵地。日军吃够了苦头,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从16日起,他们改变了战术,集中兵力攻夺罗文峪,妄图迂回到喜峰口背后,攻击中国守军。

        节选自胡兆才《国民党正面抗日战场:血战》




        版权所有 邮箱:1213918@sina.com


京ICP备1000340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878




净化网络环境,遵守国家法律。空间服务商-诺凡科技wangzhan8.com技术支持-投诉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