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 城 抗 战 网
 | 网站首页 | 元良论抗战 | 二战索赔 | 特别关注 | 抗战烽火 | 重大战役 | 抗战将领 | 抗战史料 | 英烈永存 | 纪念文章 | 影音作品 | 长城论坛 | 后台管理 | 
用户名:
密码:

    2020年9月3日,抗战胜利75周年之际,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前往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向抗战英烈献花、鞠躬。

   2020年4月,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推荐安德馨、古北口七勇士、郝梦龄将军墓等为第三批国家级著名抗日英烈、英雄群体,抗战纪念设施。

   2020年4月5日,长城抗战网等四网站举行“无尚荣光 网祭抗战英烈忠魂”活动。

    2020年4月4日,长城抗战网深切哀悼抗击新冠肺炎牺牲烈士和罹难同胞。

    2020年1月10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公布榆关抗战中阵亡将士官兵名单。

    2019年12月13日,第六个国家公祭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再次呼吁建立南京保卫战殉国将士纪念碑。

    2019年10月,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参观重庆抗战遗址博物馆、重庆大学等地,搜集抗战史料。

    2019年9月3日,抗战胜利74周年之际,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建议全民族抗战胜利纪念日定为公共假日,以示庆贺。

    2019年8月,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前往内蒙古呼伦贝尔,参观世界海拉尔反法西斯纪念园。

    2019年7月6日,北京社会各界送别抗战老兵尤广才。

    2019年7月4日,承德长城抗战研究会在河北省承德成立。

    2019年6月29日,“不忘初心 纪念七七抗战爆发82周年”座谈会在京召开,长城抗战网主办。

    2019年6月17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看望百岁抗战老兵尤广才、101岁抗战老兵赵振英,送上长城抗战网文创扇子。

    2019年4月,傅作义将军长城抗战指挥所旧址在北京昌平肖村被发现。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呼吁妥善保护。

    2019年1月28日,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87周年纪念日之际,抗战将领后人呼吁复建南京玄武湖淞沪抗战纪念塔。

    2018年12月13日,长城抗战网主办的“京城祭 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81周年”活动在北京西城区长安志愿之家举行。

    2018年12月10日,第五个国家公祭日到来之际,长城抗战网等十网站发起“网祭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活动。

    2018年10月15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收到国家档案局回复,称其日前指出公布的《伟大胜利——中国受降档案》第二十集中山西区受降日期有误正确,进行修改。


抗日战争纪念网
建川博物馆聚落
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
抗战死难先辈祭奠堂
香山抗战名将纪念馆
关爱抗战老兵网
中国黄埔军校网
长城抗战将士纪念园
中国远征军网
918爱国网
抗日英烈纪念馆
喜峰口长城抗战纪念馆
关麟征将军网
更多链接...
  您当前位置 -> 影音作品  

        罗文峪地处遵化县城以北10公里,东西距喜峰口约50公里,西面有马兰峪、黄崖口等要隘,是万里长城的重要关口,是承德通向遵化的重要孔道。罗文峪有一条南北数里长的山道,是南北交通要道,可以行驶卡车和坦克。山道两旁崇山峻岭,人烟稀少,遍地皆是野兽出没。由于这一带是长城的凹入处,如果让日军占领,就可以向东出击喜峰口,向南威胁遵化和冀东。
  
  攻击罗文峪的日军是第八师团早川止联队和长濑、谷义一两个支队,并配备了10门山炮和3辆坦克。
  
  宋哲元得到情报后,命令副军长兼师长刘汝明率领暂编第二师开赴罗文峪防守。暂编第二师离开驻地半小时后,宋哲元又考虑到进攻罗文峪的日军相当于一个师的兵力,况且有坦克、大炮,一个暂编第二师难以守住。于是,他便打电话给第三十八师师长张自忠,要他火速率部向罗文峪增援。
  
  两支部队几乎是同时抵达了罗文峪,他们一到目的地,便不顾路途辛劳,立即开始构筑防御工事。工事修好后,刘汝明巡查了一遍,对构筑的工事比较满意。他立即向北向东各派出十几个人,组成潜伏哨。这些潜伏哨化装成老百姓,在田里做农活或者放羊,发现敌人便迅速报警。
  
  3月16日,天麻麻亮,突然从远处传来几声清脆的枪声。这是潜伏哨兵发出的报警信号!刘汝明立即命令部队进入阵地。部队刚到阵地,日军的先头部队就到达了罗文峪关口前面的三岔口阵地,双方枪战不停。
  
  敌人的先头部队是一支骑兵部队,本来攻击速度很快,但是罗文峪一带除了一条大路外,其余都是弯弯曲曲的小山路,有的山路还十分陡峭,使敌人骑兵无法施展他们的优势。日军靠近罗文峪时,不得不下马牵着马行走,既要牵马,又要战斗,很不方便。当敌人进入守军的有效射程内时,守军猛掷手榴弹,肉搏冲锋反复数十次,还活捉了一名日军骑兵大尉。
  
  战斗进行了四个小时,刘汝明忽然想到,敌人出击一般是步、骑、炮联合行动,他判断骑兵后面肯定有大批的步兵,而且距离罗文峪不会太远。久经沙场考验的刘汝明很快就酝酿了一个战斗方案。他马上用电话通知祁光远团长说:“祁团长,三岔口高地战斗正在进行,我判断敌人的战斗方案是先骑兵后步兵,他们的步兵可能在半壁山方向,你们现在就出击,绕出黄崖口,向半壁山方向进攻,拦住步兵,不让敌步、骑靠拢。如果半壁山没有步兵,你们就从背后攻击骑兵,来个前后夹击。”
  
  “是!”祁光远放下电话,拉起队伍向黄崖口方向飞奔,他们绕过黄崖口,在一处高地上,祁光远用望远镜观察,不出刘汝明所料,果然见在半壁山方向有日军两列行军纵队并排前进,队伍很长,看不到后尾。步兵队列中有炮车、装甲车、辎重等。祁光远冷静地考虑了拦歼敌军的方案后,立即命令部队停止前进,就地利用地形构筑工事。
  
  祁光远将指挥所设在离大路200米的山坡后面,命令通讯参谋向各营传达他的作战方案,要求各营将部队埋伏在大路两旁的山坡上,等敌人靠近时,先组织神枪手打骑马的军官,敌人混乱时发起冲锋,将敌人分段包围,逐个歼灭。各营按照方案就地构筑工事,并在路中间埋了地雷。
  
  日军自“九·一八”事变以来,在中国的土地上横行惯了,他们恃强轻敌,压根儿就没想到半路上会有人找他们的麻烦。因此,一个个昂头挺胸大步流星地赶路。
  
  祁光远目不转睛地看着走在前面的敌人,当敌人靠近埋伏圈后,他举起手枪高喊道:“打,狠狠地打!”
  
  靠近祁光远身边的特等神枪手丛书元,早就瞄准了队伍中间骑在马上的一个胖军官。祁光远下达命令的同时,他的第一发子弹就击中了目标,胖军官落马倒下,其他射手也同时齐射。顿时,手榴弹、地雷同时爆炸起来,敌人的队伍乱成一团。但是,有着武士道精神的日军毕竟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只经过几分钟的混乱,他们便散开队伍,隐蔽在石块后面进行顽固还击。岭上岭下,枪炮齐鸣,烈火弥漫。
  
  祁光远将战斗情况迅速用电话向刘汝明作了报告,刘汝明又立即向喜峰口的第三十七师冯治安师长报告。此时,喜峰口一带冷冷清清,没有任何战斗。冯治安认为敌人进攻的重心转向罗文峪,决定让赵登禹旅抽出一个营,加强罗文峪兵力。
  
  赵登禹派吉星文营长率领全营官兵开往罗文峪。他们一到罗文峪就投入三岔口战斗。吉星文打起仗来从来就不怕死,赵登禹给他起了个“吉大胆”的美名。他指挥大家打了一阵后,觉得不过瘾,便高声喊道:“弟兄们,拿出大刀跟我冲啊!”
  
  他第一个跃出堑壕,冲向敌阵,与鬼子厮杀在一起。一个鬼子像饿狼一样,号叫着朝吉星文就是一刺刀,吉星文身手敏捷,身子一闪,让那个鬼子扑了个空。鬼子由于用力过猛,收不住脚,朝前踉跄了两步,险些刺到另一个鬼子。就在两个鬼子一愣神之际,吉星文趁势在后面给了这个鬼子一刀,来了个透心凉。当他的刺刀还没拔出来时,另一个鬼子朝他猛刺一刀,把他的袄袖被刺破了。正在危急时刻,吉星文的勤务兵一个箭步冲了上来,朝着鬼子的后背猛地一刺刀,鬼子“哇”地一声倒在地上。吉星文发现一个鬼子伏在另一个鬼子的尸体上朝勤务兵瞄准,说时迟那时快,吉星文“啪”地一枪,那个鬼子的脑袋开了花,回了老家。
  
  岭上岭下,杀声阵阵,中国军队越战越勇。敌人抵挡不住,开始后退了。官兵们哪里肯放过,“狗强盗,哪里跑!”官兵们追杀了一阵,又打死了一批敌人,敌人终于狼狈逃窜了。
  
  刘汝明认为,日军后退既是好事,又是坏事。好在被我军击退了,顿挫了敌人的嚣张气焰;坏在敌人后退后,与半壁山附近的后续步兵汇集在一起,就会对祁光远团形成前后夹击的局面。他坚信自己的判断是准确的,立即吩咐前来增援的吉星文,火速追击后撤之敌。他在电话中对吉星文说:“敌人后退局势反而严峻了,你们营赶快追击这股敌人。不让敌人靠近祁光远团。如果两股敌人靠近了,你和祁光远要共同担负歼敌任务,有什么困难,现在可以讲。”
  
  吉星文说:“现在主要是弹药不足,还有,弟兄们战斗大半天还没吃一顿饭呢。”
  
  “好,我马上派人送弹药和粮食给你们!”刘汝明说罢,派人送去了两卡车弹药和五筐馒头。
  
  吉星文营沿山间小路,跑步追赶敌人,追了半小时就看见敌人正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休息。吉星文命令士兵们架起机枪,朝敌人猛烈扫射。敌人见有追兵,也不知虚实,以为来了很多追兵,吓得拔腿就跑。吉星文指挥部队且战且追,敌人且战且退。不一会儿就与前壁山附近的祁光远团靠近了。祁光远见吉星文来增援,精神振奋,两人研究了包围歼灭计划。两支日军都是败军,碰到一起都灰溜溜的,认为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必须立即离开。不然中国增援部队越来越多,就越陷越深。可能会形成打不了又走不掉的尴尬局面。因此,日军联队长叫号兵吹起了撤退号。祁光远见自己的队伍还没形成包围圈,日本鬼子就要溜了,急得问吉星文:“鬼子要溜,我们怎么办?”
  
  吉星文想了一下,对他说:“弟兄们追到这里很困乏,还没吃上一顿饭,我们的伤亡也不小。”他的言下之意,就是不宜穷追。
  
  祁光远觉得他的话有道理,继续追下去,敌人一定会狗急跳墙,部队的伤亡就会更大。考虑片刻,就同意了吉星文的意见。两支部队打扫了战场,掩埋了牺牲的弟兄,撤回到三岔口、罗文峪。
  
  他们一到罗文峪,就将战斗情况向刘汝明作了详细报告。刘汝明说:“你们两位指挥部队打得很好,这个战斗打得很漂亮。我估计敌人必然还要来,因为日本的侵华目标和决心已定,不会因一两次受挫就善罢甘休,更不会改变他们原来的侵略计划,你们要向部队传达我的这个意思,日军侵华决心不变,我们二十九军的抵抗决心也不变,要准备打更大更残酷的战斗!”
  
  刘汝明送走祁光远、吉星文后,将自己的判断和打算向遵化的军部作了报告。宋哲元认为他的判断是对的,而且从过家芳缴获的敌进攻路线图可以看到,敌人的进攻重点在罗文峪,他分析敌人在3月17日对罗文峪会有一次大的行动。
  
  刘汝明的暂编二师说起来是师的编制,其实只有一个李金田旅,兵员装备奇缺。再说,日军此次进攻罗文峪,起码有两个联队5000余人的兵力。对付两个联队的敌人,没有三四个旅的兵力是无法支撑的。于是,宋哲元连下了两道命令,一是命令王治邦的第一一○旅火速由喜峰口开往罗文峪增援,要求当晚到达,构筑工事;二是命令祁光远团暂不开赴喜峰口归建,留在罗文峪由刘汝明指挥。
  
  9月17日清晨,天刚刚放亮,刘汝明走出他的指挥所,想看看天气如何。为了调兵遣将,他又是一夜未眠。他面朝北眺望着远方,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他的家乡有一条铁路,小时候,他放了学回家的路上,喜欢和同学们一起用耳朵贴在铁轨上,听远方火车的动静,然后根据声音大小来判断火车的方位和距离。他从中受到启发,便趴在地上,把耳朵贴在大石头上仔细地听。一会儿,他又把耳朵贴在大树干上仔细地听。不一会儿,他听出了问题,对身边的人说:“大地在震动,可能是敌人的坦克声音。”
  
  他这一说,身边的参谋们也学着他的样子,俯在石头上听,果然听出了名堂,都说远处可能有敌人的坦克在开动。刘汝明顾不上吃早饭,立即命令所有部队进入阵地。不一会儿,10里外的潜伏哨送来了情报,说日军骑、炮、步联合部队约5000余人,由半壁山向罗文峪、三岔口、沙宝峪方向进攻。
  
  刘汝明站在大树的枝桠上,用望远镜观察,发现敌人虽然兵分三路,但他们的重点仍在罗文峪,其他两路意在牵制,目的是分散罗文峪中国军队的兵力。
  
  8时许,15架飞机光临罗文峪上空,丢下几十枚大炸弹,阵地上一片火海,浓烟夹着气浪,升腾翻卷着,令人窒息。许多官兵昏倒在阵地上。刘汝明通知各团,紧急抢救伤员后,准备投入战斗。接着,敌人的步兵、骑兵蜂拥而来。待敌人迫近阵地时,官兵们以步枪、机枪、手榴弹予以还击。虽然火力凶猛,杀伤了不少敌人。但是,鬼子的气焰没有被刹住,一部分鬼子攻到了长城的墙根下。有个叫大洼子的城墙被敌人炸了个大缺口,七八个鬼子从缺口向上爬。第一旅二团三营副营长李晨星,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他把身上所带的16枚手榴弹接二连三地投下缺口,打散了这群敌人。不一会儿,五六个敌人又从缺口爬上来。李晨星就像一根擎天柱,坚守在缺口的上端,上来一个就用大刀砍死一个。在他大砍特砍的时候,突然背后有一个敌人把他抱住,要把他摔下缺口。李晨星使劲分开敌人紧抱的双手,猛一转身,用自己的头猛撞敌人的下巴,敌人的牙齿相撞,咬破了自己的舌头,痛得嗷嗷叫。李晨星迅速用大刀砍死了这个敌人。紧接着,又从缺口上来了几个鬼子,都被李晨星打了下去。
  
  上午10时半,多处城墙根被炸成缺口,敌人一批接着一批从缺口处爬了上来,情况十分危急。关键时刻,刘汝明率领师部手枪队,冒着弹雨,来回地奔跑指挥督战。他发现一个敌骑兵胖军官腕勒马缰,双手抱一挺马快枪,疯狂地冲上城墙。刘汝明急忙指挥手枪队士兵迅速向敌军官扔手榴弹。“轰轰轰”一阵爆炸后,胖军官从马上翻滚下来,大白马挣扎几下没能站起来,躺在地上“咴咴咴”地叫着,那个军官趴在地上。刘汝明分析他可能昏过去了,命令两个士兵把他拖了回来。刘汝明上前用手把胖军官翻过来一看,不由兴奋地大叫一声:“ 好啊,还是大佐呢,肯定有情报价值。”他吩咐士兵把胖军官送到后方医院去治疗。
  
  罗文峪战斗一直坚持到中午,敌人见伤亡太大,便撤出了战斗。三岔口战斗也是与敌人反复争夺后才保住了阵地,傍晚,敌人才撤出战斗。至3月25日,敌人对罗文峪这个硬钉子失去了争夺的信心,日军除了留下一部分人在龙王庙警戒罗文峪外,主力撤回承德休整。

         节选自胡兆才《国民党正面抗日战场:血战》


 




        版权所有 邮箱:1213918@sina.com


京ICP备1000340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878




净化网络环境,遵守国家法律。空间服务商-诺凡科技wangzhan8.com技术支持-投诉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