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 城 抗 战 网
 | 网站首页 | 元良论抗战 | 二战索赔 | 特别关注 | 抗战烽火 | 重大战役 | 抗战将领 | 抗战史料 | 英烈永存 | 纪念文章 | 影音作品 | 长城论坛 | 后台管理 | 
用户名:
密码:

  2021年3月8日,北京各界人士送别104岁抗战老兵赵振英老英雄。 

  2020年12月7日,南京保卫战83周年之际,长城抗战网创办人贾元良等人士再次呼吁:铭记英烈 建立南京保卫战殉国将士纪念碑 

   2020年9月3日,抗战胜利75周年之际,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前往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向抗战英烈献花、鞠躬。

   2020年4月,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推荐安德馨、古北口七勇士、郝梦龄将军墓等为第三批国家级著名抗日英烈、英雄群体,抗战纪念设施。

   2020年4月5日,长城抗战网等四网站举行“无尚荣光 网祭抗战英烈忠魂”活动。

    2020年4月4日,长城抗战网深切哀悼抗击新冠肺炎牺牲烈士和罹难同胞。

    2020年1月10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公布榆关抗战中阵亡将士官兵名单。

    2019年12月13日,第六个国家公祭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再次呼吁建立南京保卫战殉国将士纪念碑。

    2019年10月,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参观重庆抗战遗址博物馆、重庆大学等地,搜集抗战史料。

    2019年9月3日,抗战胜利74周年之际,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建议全民族抗战胜利纪念日定为公共假日,以示庆贺。

    2019年8月,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前往内蒙古呼伦贝尔,参观世界海拉尔反法西斯纪念园。

    2019年7月6日,北京社会各界送别抗战老兵尤广才。

    2019年7月4日,承德长城抗战研究会在河北省承德成立。

    2019年6月29日,“不忘初心 纪念七七抗战爆发82周年”座谈会在京召开,长城抗战网主办。

    2019年6月17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看望百岁抗战老兵尤广才、101岁抗战老兵赵振英,送上长城抗战网文创扇子。

    2019年4月,傅作义将军长城抗战指挥所旧址在北京昌平肖村被发现。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呼吁妥善保护。

    2019年1月28日,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87周年纪念日之际,抗战将领后人呼吁复建南京玄武湖淞沪抗战纪念塔。

    2018年12月13日,长城抗战网主办的“京城祭 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81周年”活动在北京西城区长安志愿之家举行。

    2018年12月10日,第五个国家公祭日到来之际,长城抗战网等十网站发起“网祭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活动。

    2018年10月15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收到国家档案局回复,称其日前指出公布的《伟大胜利——中国受降档案》第二十集中山西区受降日期有误正确,进行修改。


抗日战争纪念网
建川博物馆聚落
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
抗战死难先辈祭奠堂
香山抗战名将纪念馆
关爱抗战老兵网
中国黄埔军校网
长城抗战将士纪念园
中国远征军网
918爱国网
抗日英烈纪念馆
喜峰口长城抗战纪念馆
关麟征将军网
更多链接...
  您当前位置 -> 影音作品  

       日军在进攻喜峰口、罗文峪的同时,还调集第八师团四个步兵团、一个骑兵团,加上伪军约万把人,向长城及以北的老虎山和黄土梁子进攻。在这里布防的是原东北军王以哲的第六十七军一一二师。这支部队从沈阳撤到这里,被全国舆论谴责和唾骂,他们对抗战抱着消极悲观的情绪,几个回合就被日军的大炮轰得无力支撑,退到了古北口。这时,地处安徽蚌埠的中央军第十七军在徐庭瑶指挥下刚刚抵达。
  
  第十七军是第四师改编而来的,最早在湖北参加“围剿”鄂豫皖边区的红军。1930年至1932年,徐庭瑶指挥第四师在湖北应城、安徽霍邱与红军作战,曾经五次败在徐向前手下,最后一次几乎全军覆灭。蒋介石见到徐庭瑶时,沉着脸,克制住自己不满的情绪说:“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这次再失败了,我取消你们第四师的番号,你这个师长撤职去当个伙夫吧。”
  
  徐庭瑶回到部队,照葫芦画瓢把几个旅长、团长找来,吹胡子瞪眼地对他们说:“你们这些旅长、团长干什么吃的,打仗不卖力,丢尽了我的脸,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如果这次打砸了,我把你们旅、团的番号取消,你们统统给我回老家种地瓜,看你们还神气不神气。”
  
  1932年7月5日,蒋介石命令徐庭瑶攻打安徽霍邱城。守城的红四方面军第七十四师、七十五师早就做好了迎战的准备。霍邱县城三面环水,只有南门外一条路可以进出。徐庭瑶将攻城任务交给了独立旅。他对旅长关麟征说:“你听着,我不想再重复,这一仗打败了,你提着人头来见我!”
  
  第一天,关麟征没有认真仔细地研究地形,派先头团连续发起攻击,遭到守城红军官兵的猛烈打击,伤亡惨重,只好收兵。第二天,关麟征接受教训,视察了霍邱城四周地形,发现要攻下县城,只有从南门进攻。他对自己昨天的失误耿耿于怀,决定换一个团代替昨天严重受挫的先头团,再次向城内进攻。一发发炮弹在坚硬的城墙上爆炸,有的炮弹还打到了城门洞内。但一阵轰炸后,除了在城楼上造成一些伤亡,并没有发挥多大的作用。相反,只听城门上一声枪响,滚木和石头铺天盖地从天而降,把城下的士兵砸死砸伤大半。关麟征见部队锐气大减,只得草草收场。第三天,关麟征向霍丘南门投入了他的最后一个团,但是攻了两个整天,霍邱城仍然岿然不动,他最后所剩下的一个团也伤亡大半。
  
  怒气冲冲的徐庭瑶来到关旅指挥部,首先给关麟征两个响亮的耳光,然后指着关麟征的鼻子,尖锐而刻薄地将他骂了两个小时,最后,他摔下一把手枪,冷冷地说:“你自己解决自己吧!”
  
  倔强的关麟征摸着发烫的嘴巴,扭着头说:“我承认我没有本事,我承认我是个饭桶,但是,我是你指挥的,我打不下霍丘不只是我的责任,也是你的责任,你要我自杀,那你首先要自杀!”说着将手枪还给徐庭瑶。
  
  徐庭瑶被他一番话呛得像吃了一口顶头风,半晌说不出话来,对着关麟征怔怔地望了好一会儿。大约五分钟时间,他才回过神来,打电话将第二十四团团长杜聿明叫来,拍拍他的肩膀说:“如果打不下霍邱,蒋校长要撤我的职,撤我们师的番号。事关重大,你是黄埔一期的高才生,只有你能挽救我,挽救我们师了。如果你能拿下霍邱,我保证你由上校团长晋升为少将团长。你如不相信,我现在就将我的将军服披在你的身上。”说着,他真的把将军服脱下来,披在杜聿明的身上。
  
  杜聿明接受任务后,围着霍邱城转了两圈,发现红军没有其他外援,由此得出结论,霍邱的抵抗有限,而且接近尾声,需要的是连续不停地进攻,连续不停地消耗红军粮弹,他坚信没有被消耗不尽的敌人,如同没有压不弯的芦苇。
  
  杜聿明采取用一小股一小股部队与红军拼消耗,以往,天一黑就鸣金收兵,现在是天一黑打得更厉害,这样,连续五天,城内红军果然消耗得差不多了,只得趁黑夜从北门撤走。
  
  蒋介石得知攻下了霍邱,立马将第四师改编为第十七军,这个师的官兵自然水涨船高,统统都高升一级,作战有功的徐庭瑶为军长,杜聿明为少将副师长兼团长。
  
  东北军在山海关打响抗日第一枪,消息传到霍邱,军民沸腾,霍丘的地主绅士们向徐庭瑶送来了一面锦旗,上面写道:“希望十七军由反共模范成为抗日英雄”。
  
  徐庭瑶的舅舅从无为老家赶到霍邱,对徐说:“如今鬼子快打到家门口了,不能再靠打红军升官发财了。古人言,一将功成万骨枯。你这个将军是踩着别人的尸骨爬上来的。日本人来了,我们要当亡国奴。家乡人都骂你啊,说你是秦桧第二。”
  
  徐庭瑶听了感触很深,他振作精神,和关麟征、杜聿明等联名写信给蒋介石,要求北上抗日。
  
  蒋介石在全国舆论的压力下,不得不抽出一部分中央军北上抗日。此时徐庭瑶提出上前线抗日,他便顺水推舟,批准了他的要求。在国民党军中,尤其中央军内,主动上书请缨上前线的第一位将军就是徐庭瑶。
  
  他们从蚌埠出发前,徐庭瑶把已经担任第二十五师师长的关麟征和担任副师长兼七十三旅旅长的杜聿明叫到军部,向他们交代任务。徐庭瑶说:“军部决定你们二十五师先行,关麟征你虽然是师长,但从打霍邱情况来看,你的指挥能力不如杜聿明。所以,这次北上抗日,重大军事动作你要多与杜聿明商量,有的地方杜聿明说得对的,要虚心接受他的意见。”
  
  徐庭瑶的话令关麟征浑身不自在,低着头不说话。徐庭瑶明白他的心态,拍拍关的肩膀说:“这是打仗,决策错了要丢脑袋的,你高兴不高兴都要服从决定,不要为了面子丢了脑袋,赶快回去做准备吧。”
  
  第十七军浩浩荡荡北上了,第二十五师先行,3月10日抵达古北口南城。关麟征指着地图对杜聿明说:“你是军长的大红人,军事上有一套,你们旅先行占领黄道甸抵抗敌人,我的指挥位置在古北口南城的关帝庙内。”
  
  杜聿明是个心直口快的人,见他话中带刺,安排上很不妥。对关麟征说:“你这人心胸狭隘,就因为打霍邱徐军座赞扬了我几句,你就耿耿于怀,心中妒忌,现在叫我先上前线,是想借刀杀人。”
  
  关麟征板着脸说:“你说的不对,我现在是师长,你是副师长兼旅长,官大一级压死人,反正你得听我的安排。你难道想违抗军令不成?”
  
  杜聿明无奈,满腹不快地转身走了。东北军第一一二师比第二十五师早来古北口两天,杜聿明带着七十三旅在第一一二师旁构筑工事。
  
  官兵们正挥锹挖工事,一架日本飞机飞到了古北口上空盘旋侦察,不久,又飞来了五架飞机,分别在古北口、龙儿裕进行低空轰炸。看到敌人如此嚣张,杜聿明火冒三丈,组织机枪手对低空飞行的飞机进行射击。关麟征知道后,很不满意,对杜聿明说:“你这一打,不仅打不下飞机,还会刺激日本人,他们会炸得更凶。”
  
  杜聿明回答说:“军座要你多听听我的意见,我组织对空射击就是最好最宝贵的意见,你为什么不听,还要反对我的行动呢?”
  
  关麟征一愣,无言以对,两人不欢而散。
  
  下午3时整,日军开始兵分三路,向古北口发起进攻。第七十三旅和一一二师顽强阻击,一直坚持到黄昏,日军见攻占古北口无望,便回营地休息。
  
  白天的阻击,没有杀伤多少敌人,杜聿明觉得不过瘾,便向关麟征建议,趁敌人宿营毫无防备时发起突然袭击,可能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关麟征在和杜聿明的接触中,了解了他的为人,很佩服杜聿明主动求战的精神,捐弃前嫌,笑着对他说:“我赞同你的建议,但这可不是我借刀杀人啊,这可是你主动请战杀敌的。”
  
  杜聿明听得出关麟征是在开玩笑,笑了笑转身走了。当晚,夜深人静,杜聿明带着一个团,悄悄地隐蔽前进,摸到敌人的宿营地后,他一声令下,杀进敌营,士兵们见人便砍,杀得日军人慌马乱,东奔西跑,还俘虏了两个军官,等敌人的援兵赶到时,杜聿明的部队已回到了古北口。
  
  夜里日军吃了大亏,第二天一早便出动了3000余人,对古北口发动疯狂进攻。日军此次进攻重点在东北军防守的古北口北城和中央军二十五师七十三旅一四五团的龙儿裕、将军楼。龙儿裕、将军楼的守军顽强阻击,并不时出击,敌人虽然五次进攻,但都失败了。
  
  防守古北口北城的第一一二师顶不住敌人的进攻,中午就被迫后撤,敌人占领了古北口北城。
  
  古北口北城失守,敌人兵分两路,集中兵力进攻南城和龙儿裕。关麟征来到七十三旅指挥所,对杜聿明说:“东北军跑了,我们的压力更大了,我们如果跟着东北军走,还可以保留一部分兵力,继续打下去,我们的损失会更大,你看怎么办?”
  
  “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杜聿明大气凛然,对关麟征说,“我们中央军要起模范作用,我的意见是再打几仗,多歼灭一个敌人,就给部队多一点斗志,就多一份信心。”
  
  “好,我俩不谋而合!”关麟征赞同地说。接着,两人作了分工,杜聿明继续坚守古北口南城,关麟征率特务连并指挥七十五旅向龙儿裕增援。
  
  关麟征带着部队走出古北口不远,迎面来了一股敌人,对这股不速之客,关麟征果断指挥,命令部队迅速占领两旁山坡还击敌人,双方交战后,有三个鬼子占领了离关麟征不远的小山头,鬼子居高临下,对关麟征疯狂扫射。关麟征的几个卫兵手忙脚乱,有的将关麟征拖到石头后,有的向敌人摔手榴弹。这时,敌人又投来两枚手榴弹,有一枚在关麟征的身边爆炸,只听“轰”的一声,弹片四散,关麟征只觉得头部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手一摸,满手鲜血,才知道自己受了伤。
  
  一四九团团长王润波听说关麟征负了伤,跑过来组织人包扎。关麟征忍着剧痛对他说:“别管我,赶快派人去收拾那三个鬼子!”
  
  “是!”王团长立即接过卫兵手中的冲锋枪,对着那三个鬼子一阵扫射,三个鬼子顿时命归黄泉。
  
  关麟征又对王团长说:“我们途中碰到的这股敌人只有二三百人,我们人多势众,要占领有利地形狠狠地打,抓紧时间迅速歼灭这股敌人!”
  
  “是!”王润波答应了一声,便指挥部队抢占了对面的制高点,以猛烈火力压住了敌人的火力,敌人见伤亡很大,便慌忙后撤。王团长岂肯放过,手一挥大声地说:“弟兄们,跟我追啊!”
  
  官兵们跃出阵地,边追边打,王团长也跟着向前冲,不料路边小山洞里冒出一挺机枪,机枪吐着长长的火舌,许多士兵中弹倒下,王团长也头部负伤。士兵们将他抬到后面抢救,可是,由于负伤过重,半路上停止了呼吸,年仅29岁。
  
  关麟征带着七十五旅来到龙儿裕时,负伤处流血不止,伤势越来越重。徐庭瑶打电话给他,令他到密云治疗。关麟征临走时,派人将杜聿明叫到身边,对他说:“老杜,我走了,我就将这副担子交给你了,请你代理我的师长职务。另外,我对你没有任何妒忌之心,也不眼红你!”
  
  杜聿明微微一笑,安慰他说:“现在是非常时期,我早就忘记了那些小事,你安心去治伤吧,祝你早日康复,早日回到前线带领我们打鬼子。”
  
  关麟征走后,杜聿明对全师情况作了初步调查,现有的四个团经两天战斗,损失过半,敌人的兵力还源源不断地向古北口运来。为了更有效地打击敌人,保存自己,他决定调整部署,把兵力集中到五个高地上,利用有利地形杀伤敌人。同时,他还决定留一个营作预备队,在敌人兵力加大之际,由预备队掩护部队分批转移。
  
  12、13日两天,日军第八师团以飞机、大炮、坦克开路,以3000多步兵轮番进攻,杜聿明沉着指挥,官兵们视死如归,毫不退缩,接连打退了敌人十几次进攻。13日下午,守军阵地遭到飞机轰炸,又遭到几十发炮弹袭击,官兵伤亡一大片。4时许,敌人占领了几个阵地,还将杜聿明及司令部包围在关帝庙内。此时,通向各团的电话线被炸断,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而且,关帝庙的屋顶被飞机丢下的炸弹炸了一个大窟窿。杜聿明抬头看看窟窿,对七十五旅旅长张耀明说:“我们不能待在这里等死,要设法冲出去,多冲出一个,就多留下一颗抗日的种子。”
  
  “我同意!”张耀明握着拳头说,“我们分两批突围,你和司令部先走,我在后面掩护!”
  
  杜聿明考虑后说:“本来人就不多了,分两批人更少,还是一起突围吧。”
  
  他们稍作准备后,杜聿明拉着张耀明的手说:“走吧,要生生在一起,要死死在一起!”
  
  这时,从屋顶的大窟窿里飞来一颗燃烧弹,顿时屋内大火熊熊,烟雾弥漫,什么也看不清了,杜聿明吼叫道:“弟兄们,不怕死的跟我冲啊!”
  
  卫兵在前面开路,杜聿明和司令部的十几个人冲出门外,边走边打,子弹在左右身后“啾啾”地直叫。他们跑到第七十五旅的阵地上,架起电话机,同各团联络,得知敌人攻势很猛,官兵伤亡很大。杜聿明下令后撤到预备阵地。这时,天色很快暗了下来,杜聿明召开紧急会议,商量对策。研究结果,部队伤亡再大,只要有一个人幸存,都要坚持战斗到底。
  
  根据变化了的情况,杜聿明调整了部署,师部设在南天门,各旅以南天门为中心进行守备。第七十三旅在南天门右翼防守,第七十五旅在南天门左翼防守。各部按指定区域调整以后,杜聿明觉得部队已战斗三天,粮弹消耗很快,有的部队已无米下锅。于是,他给密云的徐庭瑶军长打电话,要求粮弹支援。徐庭瑶很快回答说:“我这个军长现在成了你的后勤部长,你不说我也会派人送去的,黄昏时刻已派五辆卡车送粮食给你们了。”
  
  徐庭瑶放下电话,考虑到第二十五师已伤亡大半,不能再叫这支部队继续撑下去了,虽然杜聿明不叫苦,但作为军长,自己也应为这支部队的长远发展着想。于是,他重新拿起电话,对杜聿明说:“你们师的战斗任务已经完成得很好,为了让更多的部队参加作战,摸摸鬼子的作战特点和规律,我马上要第二师去接替你们师的防务。”
  
  师长黄杰带着第二师连夜赶到了古北口,接替了第二十五师的防务。第二十五师开始来古北口时,有两万余人,现在只存3000余人了。官兵们的军装已经被撕破,半是灰土,半是血污的棉花,在冷风吹拂中抖动着。有的士兵跑到杜聿明面前,要求留下来再战,他们坚持说:“我们来古北口之前,就做好了死的准备,现在鬼子还没消灭光,我们请求留在这里再打几仗!”
  
  杜聿明十分感动,他劝大家说:“弟兄们,仗有你们打的,你们还愁打不到鬼子吗?也许两三年都打不完的。我们回去后,休息好了,吃饱了,喝足了,养好了精神再打不行吗?”
  
  这样,在杜聿明的劝说下,官兵们掩埋好同伴的尸体,一步一回头地离开了阵地。
  
  奇怪的是,当杜聿明的第二十五师撤走后,日军就再也没有向古北口发动新的进攻,黄杰第二师就在南天门与古北口之敌形成了对峙的局面。
  
  其实,这时日军也感到伤亡太大,部队十分疲劳,继续打下去很难获胜,所以,决定暂时休战整顿。
  
  此时,蒋介石有海陆空三军,实力雄厚。中国军队理应趁敌疲惫之际,再发起反击,组织几个大的战役,就会将日军赶回老家去。然而,拥有170万大军的蒋介石脑子里还是“攘外必先安内”的思想在作祟,将大部分主力集中在江西、湖北、安徽等地,同红军作最后的决战。在他看来,北方的鬼子只要不再发动新的进攻,就万事大吉了。为了维持北方长期对峙的局面,让他抽出兵力剿共,蒋介石委托何应钦与日方代表谈判。双方于1933年5月31日,签订了《塘沽协定》。这个协定规定:“中国军队一律迅速撤退至延庆、昌平、高丽营、顺义、香河、宝坻、林亭口、宁河、芦台线以西、以南地区。尔后不得越过该线,更不得有挑衅捣乱之行为。”
  
  震惊中外的长城抗战,至此结束。

        节选自胡兆才《国民党正面抗日战场:血战》




        版权所有 邮箱:1213918@sina.com


京ICP备1000340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878




净化网络环境,遵守国家法律。空间服务商-诺凡科技wangzhan8.com技术支持-投诉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