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 城 抗 战 网
 | 网站首页 | 元良论抗战 | 二战索赔 | 特别关注 | 抗战烽火 | 重大战役 | 抗战将领 | 抗战史料 | 英烈永存 | 纪念文章 | 影音作品 | 长城论坛 | 后台管理 | 
用户名:
密码:

    2019年7月6日,北京社会各界送别抗战老兵尤广才。

    2019年7月4日,承德长城抗战研究会在河北省承德成立。

    2019年6月29日,“不忘初心 纪念七七抗战爆发82周年”座谈会在京召开,长城抗战网主办。

    2019年6月17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看望百岁抗战老兵尤广才、101岁抗战老兵赵振英,送上长城抗战网文创扇子。

    2019年4月,傅作义将军长城抗战指挥所旧址在北京昌平肖村被发现。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呼吁妥善保护。

    2019年1月28日,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87周年纪念日之际,抗战将领后人呼吁复建南京玄武湖淞沪抗战纪念塔。

    2018年12月13日,长城抗战网主办的“京城祭 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81周年”活动在北京西城区长安志愿之家举行。

    2018年12月10日,第五个国家公祭日到来之际,长城抗战网等十网站发起“网祭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活动。

    2018年10月15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收到国家档案局回复,称其日前指出公布的《伟大胜利——中国受降档案》第二十集中山西区受降日期有误正确,进行修改。

    2018年9月11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前往国家文化和旅游部信访办,就故宫博物院三年未落实太和殿受降史实说明牌进行信访。

    2018年8月,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深入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搜集史料着手编著《全民族抗战人物志》

    2018年6月30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在云南大理宣讲七七事变为何应改为七七抗战,呼吁人们纪念七七抗战81周年。

    2018年6月15日,明清档案专家、清史专家,研究馆员,著名保钓学者鞠德源先生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举行。中国民间保钓联合会会长童增、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等前来哀悼送别。

   2018年5月26日,戴安澜将军殉国76周年纪念日。戴安澜将军之子戴澄东、南京民间抗战博物馆馆长吴先斌、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一行赴安徽芜湖祭扫戴安澜将军墓。

   2018年2月26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提出:“精日”者实为崇拜法西斯分子,须立法惩治。日前,两青年穿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抗战遗址留影,有识之士纷纷予以谴责。

   2018年1月6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提出:中国战区侵华日军投降签字仪式旧址应向公众开放,弘扬荣光。  


关爱抗战老兵网
抗日英烈纪念馆
中国918爱国网
中国远征军网
长城抗战将士纪念园
中国黄埔军校网
抗日战争纪念网
香山抗战名将纪念馆
东北讲武堂论坛
赵尚志将军网站
抗战死难先辈祭奠堂
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
建川博物馆聚落
关麟征将军网
喜峰口长城抗战纪念馆
古北口
更多链接...
  您当前位置 -> 元良论抗战  

“九一八事变”应改称九一八战争

贾元良


发布时间:2014年9月18日 11时32分

   今年是九一八战争爆发83周年,七七抗战77周年,十四年中华民族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9周年。在这样的日子里,正视历史,尊重史实,真实反映历史本来面貌就愈发重要。80多年来,“九一八事变”这一称谓一直被国内外沿用,我们的教科书也一直在称“九一八事变”。“九一八事变”一词是如何来的?是谁把“九一八”称之为“事变”?历史在说话!

 

“九一八事变一词是日本有意为之

       1931
918日夜,日本驻中国的关东军自炸沈阳柳条湖附近的铁路,反诬中国军队所为,突然炮轰北大营,袭击中国东北军,并同时向沈阳市中心和机场进攻。然而第二天,也就是1931919,日本驻国际联盟的代表芳泽谦吉,故意轻描淡写地发表声明说:请国联不必重视此地方事件九一八事变的用语从此出笼。
       
自此,日本历代内阁违反国际战争法规规定的称谓,坚持把侵略中国行动叫做事变,这是日本人有意歪曲历史事件的性质,编造的错误概念,从此一直被国内外错误地沿用了83个年头。
       
众所周知,事变战争是两个概念,其性质是有很大差别的。《辞海》是这样解释的:所谓事变,即突然发生的重大的非常事件;有的解释为非常变异的事。以上两种解释的要点是非常变异,但都没有表明事情的性质。显然,用事变这个模糊的词语,远远不能表达日军制造借口藉此向中国军队发动攻击的真相,更不能表达此后的14年中,日本军队大规模进攻整个中国的侵略事实了。我们再看看什么叫战争
       
所谓战争,即为了一定的政治目的进行的武装斗争。有的解释为国家或集团之间的武装斗争。日本军国主义怀着妄图灭亡中国继而称霸亚洲,变中国和亚洲各国为日本殖民地的政治野心,入侵中国国土,把大炮和刺刀强加在中国人民头上,实施惨无人道的法西斯暴行,这是赤裸裸的战争行为。不仅如此,继九一八战争之后,日本每侵占中国一片国土统统都称做事变,诸如上海128事变华北事变“77事变“813事变等,甚至把历时14年的侵华战争至今仍叫做支那事变。不难看出,日本当局之所以叫事变,其用心是耍弄掩耳盗铃的政治流氓手段,借以达到掩盖、否认、逃避其发动侵略战争的罪恶目的。

       
早在19071018日,包括日本在内的26国出席的第二届和平会议在荷兰签署的《关于战争开始的公约》中规定:除非有预先的和明确无误的警告,彼此间不应开始有敌对行为,警告的形式应是说明理由的宣战或是有条件宣战的最后通牒;战争状态的存在必须毫不迟疑地通知各中立国,并且只有在中立国接到通知之后,对他们才发生效力。日本军队在中国的腹地乘中国军队之不备,无端地肆无忌惮地突然向中国军队开炮,是公然违反国际公约的侵略战争行为。发动这场侵略战争的战犯,在接受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时谎称:日本历代内阁都不承认在中国敌对行为是战争。日本和中国之间没有存在着战争的状态;纷争只是事变,所以不能适用战争法规;抵抗日军的中国军队不是合法的战斗员,仅仅是土匪。为了消灭在满洲的土匪,所以开始了无情的作战所以陆军拒绝给战斗中被俘虏的人以俘虏的资格和待遇

       1931918至今的八十多年中,日本历代内阁仍然顽固地坚持称“九一八为事变。历史是最公正无情的。1948114,东京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以破坏和平罪、战争罪、反人道罪(即反人类罪),对日本发动侵华战争的28名甲级战犯进行了庄严的历史宣判,并认定1931918日本军队袭击沈阳东北军北大营是中日战争的始发点。九一八是战争不是事变,日本内阁坚持叫事变的做法是违反国际战争法规的犯罪行为。

 

“九一八事变应改称九一八战争

       
九一八事变九一八战争的称谓之争,不是使用词语之误,也并非仅仅是史学和法学范畴的学术之争,而是要不要尊重史实,要不要坚持历史定位,要不要坚持民族利益的原则问题。要害是侵略与反侵略、邪恶与正义之间的严肃议题。

       其一,事变的称谓模糊了战争的性质,掩盖了日本侵略中国进而称霸亚洲的罪恶阴谋。

       其二,事实是日本军队严重违反国际战争法规,无端地向中国军队开炮,进行长达14年的武装侵占,血腥残害中国民众,疯狂掠夺中国财富。

       其三,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早在1948114就批驳了九一八事变的提法,对日本战犯的判决书中明确指出:我们认定对华战争自1931年以后是侵略战争

       其四,八十多年来,日本一方面对侵华暴行不反省、不道歉、不谢罪、不赔偿民间受害损失,严重伤害中华民族乃至亚太人民的尊严和感情,激起了亚太人民和世界人民的强烈愤慨。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大张旗鼓地歌颂日本战犯,公然为其惨绝人寰的侵华暴行歌功颂德,修改历史教科书,说什么侵华是为了大东亚共荣进出中国,是自卫战争,疯狂叫嚣国土是用刺刀来划分的蒙满是日本的生命线,公然翻国际军事法庭的案,鼓噪中国威胁论。

       其五,改九一八事变为九一八战争,彻底消除这一殖民文化的烙印。日本历代内阁顽固地坚持叫事变,把中国军队称作土匪,是有其罪恶阴谋的。作为反法西斯战胜国,不能日本叫九一八事变,我们也随之称九一八事变 1985年,中共辽宁省委党校教授张一波、刘贵田等,先后在报纸杂志上发表文章,披露多年对史实研究的结论,认为:九一八是战争不是事变’”。把918说成是事变,本是鬼子话、协和语,是殖民文化的烙印。甚至,日本内阁为了避嫌战争,把中国军队说成是土匪,这都是日本军国主义的一个阴谋。

      2009年,全国政协委员冯世良又一次提交议案,建议修改历史教科书,将“918事变”改为“9·18战争”。这是冯世良第三次在全国政协会议上提交同一提案。冯世良认为,改称“9·18战争,就会使日本侵华战争罪行钉在日本历史的耻辱柱上,有利于“以史为鉴,面向未来”中日关系政治基础的实现。

       正视历史,尊重史实,真实反映历史本来面貌,是史学研究的出发点与落脚点。我们必须为九一八正名,把九一八事变的称谓改为九一八战争。使被日本军国主义有意歪曲事实还回历史本来面目。这是对历史负责,这是对后代负责!




        版权所有 邮箱:1213918@sina.com


京ICP备1000340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878




净化网络环境,遵守国家法律。空间服务商-诺凡科技wangzhan8.com技术支持-投诉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