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 城 抗 战 网
 | 网站首页 | 元良论抗战 | 二战索赔 | 特别关注 | 抗战烽火 | 重大战役 | 抗战将领 | 抗战史料 | 英烈永存 | 纪念文章 | 影音作品 | 长城论坛 | 后台管理 | 
用户名:
密码:

    2019年10月,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参观重庆抗战遗址博物馆、重庆大学等地,搜集抗战史料。

    2019年9月3日,抗战胜利74周年之际,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建议全民族抗战胜利纪念日定为公共假日,以示庆贺。

    2019年8月,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前往内蒙古呼伦贝尔,参观世界海拉尔反法西斯纪念园。

    2019年7月6日,北京社会各界送别抗战老兵尤广才。

    2019年7月4日,承德长城抗战研究会在河北省承德成立。

    2019年6月29日,“不忘初心 纪念七七抗战爆发82周年”座谈会在京召开,长城抗战网主办。

    2019年6月17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看望百岁抗战老兵尤广才、101岁抗战老兵赵振英,送上长城抗战网文创扇子。

    2019年4月,傅作义将军长城抗战指挥所旧址在北京昌平肖村被发现。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呼吁妥善保护。

    2019年1月28日,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87周年纪念日之际,抗战将领后人呼吁复建南京玄武湖淞沪抗战纪念塔。

    2018年12月13日,长城抗战网主办的“京城祭 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81周年”活动在北京西城区长安志愿之家举行。

    2018年12月10日,第五个国家公祭日到来之际,长城抗战网等十网站发起“网祭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活动。

    2018年10月15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收到国家档案局回复,称其日前指出公布的《伟大胜利——中国受降档案》第二十集中山西区受降日期有误正确,进行修改。

    2018年9月11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前往国家文化和旅游部信访办,就故宫博物院三年未落实太和殿受降史实说明牌进行信访。

    2018年8月,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深入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搜集史料着手编著《全民族抗战人物志》

    2018年6月30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在云南大理宣讲七七事变为何应改为七七抗战,呼吁人们纪念七七抗战81周年。

    2018年6月15日,明清档案专家、清史专家,研究馆员,著名保钓学者鞠德源先生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举行。中国民间保钓联合会会长童增、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等前来哀悼送别。

   2018年5月26日,戴安澜将军殉国76周年纪念日。戴安澜将军之子戴澄东、南京民间抗战博物馆馆长吴先斌、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一行赴安徽芜湖祭扫戴安澜将军墓。

   2018年2月26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提出:“精日”者实为崇拜法西斯分子,须立法惩治。日前,两青年穿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抗战遗址留影,有识之士纷纷予以谴责。

   2018年1月6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提出:中国战区侵华日军投降签字仪式旧址应向公众开放,弘扬荣光。  


关爱抗战老兵网
抗日英烈纪念馆
中国918爱国网
中国远征军网
长城抗战将士纪念园
中国黄埔军校网
抗日战争纪念网
香山抗战名将纪念馆
东北讲武堂论坛
赵尚志将军网站
抗战死难先辈祭奠堂
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
建川博物馆聚落
关麟征将军网
喜峰口长城抗战纪念馆
古北口
更多链接...
  您当前位置 -> 元良论抗战  

全民族抗战爆发81周年 纪念的应是七七抗战

贾元良


发布时间:2018年7月5日 22时27分

       193777日,侵略卢沟桥的日本驻军在未通知中国地方当局的情况下,径自在中国驻军阵地附近举行所谓军事演习,并诡称有一名日军士兵失踪,要求进入北平西南的宛平县城(今卢沟桥镇)搜查,中国守军拒绝了这一无理的要求。日军随即开枪开炮猛轰宛平城,向城内的中国守军进攻。中国驻军第2937219团在师长冯治安命令下,团长吉星文指挥奋起还击,进行了顽强的抵抗和英勇的战斗。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七七抗战。又经常被称为 七七事变卢沟桥事变”。

      七七称为事变,尽管媒体称呼了几十年,国人也已默然如故。然而,对于七七事变之称,本人以为极不妥当,不符合史实。在纪念全民族抗战爆发81周年之际,本着对历史负责的信念,提出并望中国史学界改正此说法。

一、事变之称源自日本国

193777日,日军攻打北平宛平城,开始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日本就把七七支那事变。就如同1931918日,日军侵略东北发动侵华战争,日本称九一八事变1932128日,日军进攻上海,日本称上海事变凇沪抗战称为第二次上海事变,在凇沪抗战所包含的南京保卫战以及南京大屠杀等等统称为南京事变等等。日本把侵略行为称为事变是有其扩张侵略的阴谋目的,本质是违反战争法规的战争罪行,也是一以贯之的贼喊捉贼、嫁祸于人手段。对此《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书》(以下简称判决书)上有明确的宣判。

 首先,其称事变是否认侵略罪责。‘918事变的爆发到战争结束为止,日本历代内阁都不承认在中国的敌对行为是战争。他们坚持地称它为事变。以此为借口,日军当局主张战争法规不能适用于这一敌对行为的实行。(见《判决书》第479页)

 其次,其称事变是蔑视战争法规。日本政府和陆海军,虽然组成了完全的战时态势,但依旧把中日战争作为事变来处理,并借此而蔑视了战争法规。(见《判决书》第483页)

 第三,其称事变是不撤兵的借口。国际联盟在19311210日的决议中决定设立李顿委员会并命令作事实上的停战。日内瓦的日本代表当接受这个决议时,曾声明说,他是在下列了解下接受这个决议的,就是说这个决议不得妨碍日军在满洲对土匪所采取的必要行动。日本军部根据对决议的这项保留就继续对中国军队采取敌对行为。日本军部主张说:日本和中国之间没有存在着战争的状态;纷争只是事变,所以不能适用战争法规;抵抗日军的中国军队不是合法的战斗员,仅仅是土匪。为了消灭在满洲的土匪,所以开始了无情的作战。(见《判决书》第482页)

 第四,其称事变是虐待战俘的根据。日本政府不承认这次事变为战争,并主张对于这种战争不能适用战争法规,而被俘获的中国人也不能享有俘虏的身份及权利的资格。(见《判决书》第605页)

第五,其称事变是日本扩张侵略的一贯手法。国际联盟和九国公约签字国的布鲁塞尔会议,都未能阻止日本对中国所实行的所谓膺惩战争,即自1937年在芦沟桥所爆发的敌对行为。日本将中日战争作为事变处理的这一方针,一直没有改变过。(见《判决书》第483页) 显而易见,事变一词道出了日本侵略者的强盗逻辑,充满着对中国人民抗战岁月的侮辱,是对历史的歪曲。

二、七七是抗战的依据

193777日,针对日军在卢沟桥发动的突然进攻,国民革命军第29军司令立即命令前线官兵:确保卢沟桥和宛平城,冯治安师长当即指示:为维护国家主权与领土完整,寸土都不许退,可采取武力自卫及断然处置。国家存亡在此一举,设若冲突,卢沟桥即是你们的坟墓!”8日凌晨450分,正当中日双方代表在宛平城里谈判时,日军突然炮轰宛平城,守卫卢沟桥和宛平城的国民革命军第37师第219团第3营在团长吉星文和营长金振中的指挥下奋起抗战。当天击退日军三次进攻,用鲜血和生命保卫北平。

 日军挑起七七后,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193778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就通电全国,呼吁:全中国的同胞们,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并且提出了不让日本帝国主义占领中国寸土!” “为保卫国土流最后一滴血!的响亮口号。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主席蒋介石提出了不屈服,不扩大不求战,必抗战的方针。并致电宋哲元、秦德纯(第29军副军长兼北平市市长)等人"宛平城应固守勿退卢沟桥、长辛店万不可失守 1937717日,蒋介石在庐山发表谈话,指出如果战端一开,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 822日,国民政府公布了改编红军的命令。922日,国民政府中央通讯社发表了《中国共产党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次日,蒋介石发表了对中共宣言的谈话,实际上承认了中共的合法地位。至此,以第二次国共合作为标志的全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形成了。 所以,不论从当时战事的进展和性质,都可以认定七七是抗战。

陈毅在《新四军在华中》(194375日)一文开篇道:七七抗战爆发,我党即在东南各大城市进行抗战动员及组织工作。可见七七抗战之观点在抗战时期就有共识。

三、正视历史 以民族利益为中心

七七事变一词,因历史原因沿袭多年,充斥报刊传媒。但这决不是默认错误,回避历史真相、甘受屈辱、误导下一代的理由。

2018年,在纪念全民族抗战爆发81周年之际,我们再也不能以讹传讹,让误读的历史观延续下去,否则,就是对历史的不尊重,就是对抗战殉国将士的不尊重。

试问:在七七抗战中以身殉国的佟麟阁将军、赵登禹将军和无数牺牲的中国将士,在天之灵倘若知道后人将这一抗战史实称为事变,他们如何瞑目?坚持尊重历史、实事求是、正确地认识历史,是每一个国人实现铭记历史,以史为鉴,维护和平,开创未来的出发点和责任。

2014年,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纪念全民族抗战爆发77周年仪式讲话中指出: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清醒剂。

20157月,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研究员李蓉在《伟大的七七抗战》一文中高度评价:伟大的七七抗战,极大地振奋了全中国人民抗战的决心和信心,振奋和鼓舞中华民族为独立解放而英勇奋斗,有力地推动了全国抗战的兴起。

作为二战反法西斯国家,我们要以民族利益为中心,以我为主,要有自己的史学观。

历史告诉我们:七七抗战拉开了中华民族全国抗战的大幕。卢沟桥的枪声引燃了整个中华民族的抗日圣火,将中国推到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中华民族的空前觉醒和因此重新焕发出的民族精神和民族气节,是中国人民坚持全民族抗战、最终战胜日本帝国主义的根本力量。

在此,我郑重建议:社会各界纪念的应是“七七抗战”,非“七七事变”。




        版权所有 邮箱:1213918@sina.com


京ICP备1000340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878




净化网络环境,遵守国家法律。空间服务商-诺凡科技wangzhan8.com技术支持-投诉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