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 城 抗 战 网
 | 网站首页 | 元良论抗战 | 二战索赔 | 特别关注 | 抗战烽火 | 重大战役 | 抗战将领 | 抗战史料 | 英烈永存 | 纪念文章 | 影音作品 | 长城论坛 | 后台管理 | 
用户名:
密码:

    2020年1月10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公布榆关抗战中阵亡将士官兵名单。

    2019年12月13日,第六个国家公祭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再次呼吁建立南京保卫战殉国将士纪念碑。

    2019年10月,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参观重庆抗战遗址博物馆、重庆大学等地,搜集抗战史料。

    2019年9月3日,抗战胜利74周年之际,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建议全民族抗战胜利纪念日定为公共假日,以示庆贺。

    2019年8月,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前往内蒙古呼伦贝尔,参观世界海拉尔反法西斯纪念园。

    2019年7月6日,北京社会各界送别抗战老兵尤广才。

    2019年7月4日,承德长城抗战研究会在河北省承德成立。

    2019年6月29日,“不忘初心 纪念七七抗战爆发82周年”座谈会在京召开,长城抗战网主办。

    2019年6月17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看望百岁抗战老兵尤广才、101岁抗战老兵赵振英,送上长城抗战网文创扇子。

    2019年4月,傅作义将军长城抗战指挥所旧址在北京昌平肖村被发现。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呼吁妥善保护。

    2019年1月28日,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87周年纪念日之际,抗战将领后人呼吁复建南京玄武湖淞沪抗战纪念塔。

    2018年12月13日,长城抗战网主办的“京城祭 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81周年”活动在北京西城区长安志愿之家举行。

    2018年12月10日,第五个国家公祭日到来之际,长城抗战网等十网站发起“网祭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活动。

    2018年10月15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收到国家档案局回复,称其日前指出公布的《伟大胜利——中国受降档案》第二十集中山西区受降日期有误正确,进行修改。

    2018年9月11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前往国家文化和旅游部信访办,就故宫博物院三年未落实太和殿受降史实说明牌进行信访。

    2018年8月,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深入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搜集史料着手编著《全民族抗战人物志》

    2018年6月30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在云南大理宣讲七七事变为何应改为七七抗战,呼吁人们纪念七七抗战81周年。

    2018年6月15日,明清档案专家、清史专家,研究馆员,著名保钓学者鞠德源先生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举行。中国民间保钓联合会会长童增、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等前来哀悼送别。

   2018年5月26日,戴安澜将军殉国76周年纪念日。戴安澜将军之子戴澄东、南京民间抗战博物馆馆长吴先斌、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一行赴安徽芜湖祭扫戴安澜将军墓。

   2018年2月26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提出:“精日”者实为崇拜法西斯分子,须立法惩治。日前,两青年穿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抗战遗址留影,有识之士纷纷予以谴责。

   2018年1月6日,长城抗战网总编贾元良提出:中国战区侵华日军投降签字仪式旧址应向公众开放,弘扬荣光。  


抗日战争纪念网
建川博物馆聚落
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
抗战死难先辈祭奠堂
赵尚志将军网站
香山抗战名将纪念馆
关爱抗战老兵网
中国黄埔军校网
长城抗战将士纪念园
中国远征军网
中国918爱国网
抗日英烈纪念馆
古北口
喜峰口长城抗战纪念馆
关麟征将军网
更多链接...
  您当前位置 -> 纪念文章  

新墙河抗战 国军将士血洒疆场

胡玉明


发布时间:2019年9月16日 9时56分
 

   作为抗战湘北主战场,新墙河是长沙的第一道防线,四次长沙会战中,日军都是从新墙河北岸向长沙方向发起进攻。

   新墙河战场,成为抵御日军进攻次数最多、历经战争时间最长、抗战相持阶段,中国军队取得胜利最大的中国正面战场。

在国土沦丧、民族危亡时刻,驻守新墙河的中国军队以铁血忠魂筑起了抗击外侮的钢铁长城。

   尤其是在新墙河南岸,中国军队冒着炮火的轰击、飞机的轰炸、毒气的袭击,坚守阵地,奋勇杀敌,沉重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迟缓了日军南侵的行动。

    新墙河的血火抗敌,为几次湘北会战中国军队取得胜利作出了十分重要的贡献。中国军队整营甚至是整团的壮烈牺牲,充分展示了中国军队英勇抗敌的英雄气概和舍生忘死的爱国精神。

  走近《新墙河抗战史实陈列》馆,讲解员向我们宣讲了当年新墙河畔“与阵地共存亡十营将士血洒疆场”的故事。

  1939918,日军向新墙河北岸的我军警戒阵地发起进攻,中国军队依托新墙河两岸阵地,与日军展开了殊死搏斗。特别是胡春华营血染斗篷山,史恩华营血染笔架山,曾惠民营血染八斗坡,孙国桢营血染草鞋岭、王超奎血战相公岭的悲壮事迹,展示了勇士们不畏强敌,为国捐躯的大无畏精神!遂敬缅:湘北浴血不夜天,抗倭将士敢上前。长辈常聊新墙河,置身度外把躯捐。捞刀关公笔架山,昔日战场育英贤。告慰先烈乾坤烨,正义之师感人间。 

 

                   胡春华营血染斗篷山

 

    陈列的画面中,有一位斗篷山战斗中的幸存者毛金中(1913—2007),河南省桐柏县人,讲述了“斗篷山战斗经过”:

   第一次湘北会战打响,日军首攻斗蓬山。918,我们营守卫在斗蓬山上。那一仗打了四天四夜啊!当时,日军在战场的上空,升起了两个红色的气球。那就是日军最前沿的指挥所。有一个日本指挥官站在气球上,我们只要看到那个指挥官的旗帜摆动,接着就是雨点般的炮弹落在我军的阵地上,天摇地动。我们的工事被炸平了,斗蓬山在日军飞机大炮的轰炸下几乎被夷为平地,小小的山头像是被犁过一样。

    第28团胡春华营奉命坚守,与3000余日军血战。当胡春华营长受重伤后,战士们异口同声地呐喊:“营长,我们坚决与阵地共存亡!”

   最后,敌人使用毒气弹突破阵地,该营除7个受重伤的官兵提前退出战斗外,其余500余人血染斗篷山。

   19391031《大刚报》刊载的《新墙河畔消耗战》,讲述斗蓬山、王街坊、七步塘等战斗经过的报道,蔡春江在华容看到了翔实消息。

…… 

                   史恩华营血染笔架山

 

    通过李宣钊老师的联系,由当地村部领导引领,我们一行先后走读了“草鞋岭”和“史恩华营血染笔架山”所在地。

    伫立在“笔架山抗日战场遗址”,阅读“简介”,脚踏着和着血与肉的泥土,禁不住对史恩华烈士和全体壮士肃然起敬。

史恩华(1910-1939),湖北沔阳人。黄埔第八期毕业。国民革命军第5219511333营营长。

    1939920,史恩华奉命坚守在位于新墙河北岸筻口镇小塘村笔架山,日军奈良支队猛攻195师新墙河北岸笔架山阵地。

    俯瞰新墙河,宽阔的田野,一览无余。难怪油画作者以此为背景,充分展示战争场景,同时在陈列室配上声光电。硝烟弥漫的远处,日军正在强渡新墙河。近处,尸横遍野,中国守军史恩华营所剩最后几人在笔架山战壕内外,与日军勇拼刺刀!

   听到中国士兵激昂的呐喊声,听到枪刺和大刀搏斗拼杀的铿锵声!最近处,实体战壕,雕像,营长史恩华正在接电话,回答师长覃异之来电……”

   史恩华营与日军激战三天三夜,歼敌上千人。922日,史恩华和全营将士与日军拼杀到最后一弹,500余人全部壮烈殉国。遂缅:一枪一弹扣人弦,笔架山前浓硝烟。拼死抵抗精神在,激战殉国天地间。史公恩华犹可载,五百壮士志堪传。中华魂屹千秋立,义勇军歌铸雄篇。

 

   史恩华牺牲后,195师师长覃异之亲笔为其撰写碑文:“长沙地控南北,兵家必争之地,倭寇图之久,营长史恩华奋战比家山与全营壮烈牺牲”。2013719日,史恩华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追认为革命烈士。遂感:极目腑瞰不寻常,湘北筻口摆战场。新墙河畔笼雾气,倭寇逐鹿枪炮强。郭村几度经征战,连朝硝烟打虎狼。笔架山上书史册,欣看国军绩辉煌。

 

   据资料,其兄长史恩荣(1908-1938),黄埔第七期毕业。国民革命军第5225师某部营长。1938年在台儿庄战役中牺牲。兄弟共赴国难,堪称爱国主义在革命家庭的真实写照。

   陈列馆中,还有一幅印象很深的“史恩华新婚别”画。

1939年,史恩华和妻子举行结婚仪式。三天后,受命奔赴抗日前线,含泪舍别新婚燕尔的妻子。后因战争,妻子和家人失去联系……

    伫立草鞋岭战场遗址,李宣钊老师介绍:当年,有一位195师的江西籍战士肖全荣烈士,在第一次“长沙会战”前夕,非常英勇。当时,日寇进入草鞋岭,倚仗坦克的优势,向主峰阵地突进。面对敌军的猖狂进攻,肖全荣等勇士将炸药包捆在身上,冲进敌人坦克群中拉开导火线,与敌人同归于尽。遂缅:草鞋岭上峰连峰,腑瞰崎岖路可通。小径回环缠嶂里,崇山相叠视野中。回眸倭寇登山顶,坦克枪炮绕半空。当年将士遇强敌,身绑炸药展雄风。寸土寸血流日月,奠慰英灵入霄重。

 

               曾惠民营血染八斗坡

   在“八斗坡战场遗址”陈列处,曾惠民营“血染八斗坡”的故事,聚焦在“一首诗、两条完整的腿”。

   1939923中午,日军第6师团突破新墙河南岸我25师七步塘、王街坊阵地后,与我1502营曾惠民营在八斗坡(位于今新墙镇植山村)遭遇,激战至黄昏,日军9架轰炸机对该阵地疯狂扫射轰炸,该营奋勇反击,直至全部阵亡。

    曾惠民,四川人,投笔从戎抗日卫国,抗战初期任国民革命军陆军第25150团二营少校营长。他文武兼备,善诗词。1939923日,率所部与日寇激战,曾三次匍伏一线督战。下午3时,第三次刚至一线阵地,敌人射来两发炮弹,将其炸得只剩下两条完整的腿脚。

    曾惠民营的战斗事迹,曾刋记于当年编辑的《陆军第五十二军湘北会战战斗详报》中,此次战斗的详报内容,已被收录于《湖湘文库》第一册的第115页之中。

   曾惠民营长投身湘北战场,深知战场之险境。在奔赴新墙河时,他写下了《壮心如铁》(19399月),充分展示了从容赴死,杀身成仁的大无畏爱国精神。采撷如下:壮心如铁令如山,守住新墙水一湾。只愿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

 

              李玉魁营血染陆家塅

 

    李玉魁烈士,出生于云南剑川东门外后营村,国民革命军第58军第新1131团第3营营长, 于第二次“长沙会战”大云山战斗中以身殉职, 牺牲时年仅27岁。

   伫立草鞋岭、笔架山,遥忆当年抗日将士与倭寇的战斗,其激烈态势,可以从李宣钊老师提供的有关资料管窥:

“……翌晨,我再度出击,欧军(4)推进至和尚庄,马嘶椴以东之线,复将敌一部包围于港口南之团山坡,孙军(58)亦推进至石壁桥,甘田西南地区,与敌13联队主力遭遇,第三第四两日,我张师(59)集中全部轻重迫炮30余门,向港口胡野溪一带,实行歼灭射击。

   鲁师(10)同时以邓团进攻八百市,张团直攻邓家桥,进出草鞋岭,龙沛霖团攻击长石冲后,即联合向东南席卷,夹击港口,团山一带顽敌。

   同时,另一部敌企图解围,亦不断向我笔架山、老树冲柏师(102)阵地猛力出扰,笔架山争夺犹烈。两昼夜中,得而复失,失而复得者六次,我刘团营长张继纯重伤。

   我孙军(58)经鏖战后,张团进抵邓家桥,邓团进至八百市、白羊田,龙团亦到达岳家冲、陈家垅,敌分由草鞋岭、西塘、港口,增援步炮两千反攻,张团三面受敌,第一营营长段瑞生,弹中股部负伤,第三营营长李玉魁,身先士卒,督战阵亡。

如果说,上述描述比较简略。那么,难得的是李宣钊老师通过云南的丁鹏老师,查找到了民国三十一年她外公第58军新11师师长梁德奎将军写的“阵中日记”,对新11师部下李玉魁营长牺牲的时间、地点有明确记载,具有非常重要的文史价值。特采撷如下:

月日天候:九月十三日,天晴,星期日,陆家塅。

敌情:八百市敌骑五六百,步兵三百余,向我军新十师阵地攻击激烈。

友军状况:我军新十师与八百市之敌激战,伤亡甚重。左翼第四军在草鞋岭时,近战况甚佳。

本日师作战概况:本师配属新十师之三十一团,因战斗惨烈,伤亡较重,计有第一营营长段瑞生负伤,第三营营长李玉魁阵亡,连长以下官兵伤亡五百余员名。

作战有关重要事件:师基于军长之电令意旨,当下达师作命甲字第十号命令。

 

    又据李老师提供的原第58军新11师师长梁德奎将军的外孙女丁鹏,于2019220日查询云南省档案馆资料记载,“民国31920日案奏,案查故员李玉魁等六员,军事委员会核准给恤,除将恤令发交各该县政府,转给外相应检同备查及清单。函请查照将一次恤金发予给领,见复为荷。

此致。”

 

   由湘北抗战史专家李宣钊老师寻找多年发现的李玉魁烈士的女儿李振华(1939年生,现年80岁),家居长沙。据她回忆,“母亲赵文学是云南大理人。父亲李玉魁是云南剑川人,是第五十八军的营长,于第二次长沙会战时,牺牲在湘北战场。印象最深的是,母亲告诉我,父亲李玉魁牺牲后,当地老百姓用白布将父亲严严实实包裹住,在战场附近下葬。国民政府对李玉魁烈士的抚卹,当时母亲收到了抚卹金。再就是在抗战胜利后的1949年左右,母亲在长沙带着我去落星田的龚公馆,拜访了第五十八军的龚绍武师长,龚师长还请我们母女吃了饭。”

   李振华女士有一个愿望,祈盼有关部门能够为抗战中牺牲的父亲李玉魁,颁发《革命烈士证明书》,进一步彰显和弘扬爱国主义精神。遂敬缅:抗日烽火越春秋,草鞋岭上意绪浮。身先士卒留真气,剑川赤子血溅头。

  

                  孙国桢营血染草鞋岭

 

   在陈列室,看到一首歌谣:“天上飞机叫,地上拉警报,报告王县长,准备高射炮,高射炮不能停,大炮打得隆隆响,英勇杀敌冲向前,四亿同胞齐抗战,不难收复旧河山,东条昭和倒了运,我们胜利在眼前。”

   这是“新墙河抗战史实陈列”室工作人员,从草鞋岭80多岁陈美春老人那里挖掘出来的。他唱的这首歌谣,70多年前就在当地老百姓口中传唱,至今还在草鞋岭一带流传。

   草鞋岭南北两边,各有十数个山头,中间一条峡谷。有一条营道顺着峡谷走向,一直延伸到了筻口新墙河方向,当年,这里是临湘至长沙的必经之道。

   岳阳沦陷期间,临湘白羊田长期驻扎日军,而草鞋岭则驻扎中国守军,敌我双方在此形成对峙。

    201961,雨后的下午,笔者一行走近草鞋岭。或许是天公有意,总要让祭奠英烈的人们,打湿一下裤脚。

   李宣钊老师说,这块热土,曾经让一位台湾拍摄抗战历史纪录片的著名导演陈君天先生非常感兴趣,李宣钊曾经陪同他来草鞋岭战场拍摄过许多镜头。

   在当地一位曾任村妇女主任的引领下,我们攀登到了草鞋岭的主峰。她指着眼前的那些战壕遗址说,当年抗日壮士们挖的壕沟,我们的老百姓在这里砍柴放牛,经常会捡拾不少弹壳。

   从主峰观察左侧下面,有一口山塘,至今仍然有水。俯瞰正面的狭长山谷地带,确实属于战略要地,谁先占领,谁就处于战场主动地位。

   陈列室的资料显示,为了挖掘“孙国桢营血染草鞋岭”的故事,他们找到了当年的抗战老兵彭双桥(湖南芷江县人),彭老曾任102306团孙国桢营下士通讯班长,后调任102师警卫特务连班长。参加过102师大云山反扫荡战斗。

   彭双桥,是当年了解草鞋岭战斗情况相对直接的老人。据他讲述:194199,国民革命军第102306团孙国桢营,在新墙河北岸草鞋岭被敌人包围。敌人调来骑兵连,在飞机、坦克的配合下,分两路包抄草鞋岭。其中,有一路就是从左侧的山塘偷袭,迂回包抄上来的。

   孙国桢营腹背受敌,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肉搏战。第1营率兵急驰增援,无奈,未待援兵到达,全营将士全部阵亡。孙国桢营长战死后,双手还紧握枪杆指向敌方。遂缅:草鞋岭上各逞强,倭寇坦克斗猖狂。面对包围危处上,毫无畏惧献身亡。壮士长留青史册,英雄杀贼砺疆场。人民仰止常斟酒,奠慰先烈散馨香。

 




        版权所有 邮箱:1213918@sina.com


京ICP备1000340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878




净化网络环境,遵守国家法律。空间服务商-诺凡科技wangzhan8.com技术支持-投诉建议